第六章 回马枪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六章 回马枪(1)

2019-01-07更新

《论语》里面有一句话,叫做“吾恐季孙之忧,不在颛臾,而在萧墙之内也”。

这便是“祸起萧墙”这句成语的来历,它一般用来指代家庭内部,或者身边之人引发的祸乱,小木匠听他师父聊过一两次鲁班教的覆灭,用的就是这个典故。

所以此时此刻,他才会与杨姓商人这般提起。

那杨老板做这么大的生意,眼界和脑子自然是够的,听到小木匠这么说,又联想起近日里家中的诸多事情,忍不住点头赞同。

先是他最为宠爱的小老婆莫名其妙就跟人跑了,随后还给土匪劫到山上去,下不来了。

五姨太是整个杨府上下,最有可能左右他决定的人。

紧接着最不受宠爱的偏房三子莫名其妙就被压死了。

随后又有人想要把他的大儿子给弄死。

如果成功的话,接下来会是谁呢?

是他,还是最受他宠爱的二儿子,又或者是五岁大的小儿子呢?

杨老板脑子一转,脸上顿时就浮现出了怒气来,吩咐身边的亲随说道:“将各房各院的所有人,都叫到前院大厅去,一个人也不能缺,都过去……”

他怒气冲冲,亲随哪里敢多问,应了一声,然后去叫人了。

小木匠知晓这是他的私事,于是说道:“还有一些时间,我得去茅厕那边作法,将那影响贵府运势和风水的厌媒给找出来,就不便相陪了。”

杨老板不敢怠慢他,连声说好,还派了一个信得过的家生子陪着他一起去,吩咐甘先生有什么要求,一定满足。

小木匠带着那家生子往东院边儿走去,一边走,一边问旁边跟随的家生子:“你们老爷,平日里对家里的下人如何?”

那家生子赔着笑说道:“老爷仁德,自然是极好的。”

小木匠又问:“对家里面的人呢?”

家生子又躬身说道:“那肯定不错的,吃穿用度,从来都不短着……”

小木匠瞧见他满嘴好话,又看着他那破旧得有着好几个补丁的衣服,忍不住笑了:“我过来是平事的,不是你家老爷派过来的耳目。这话儿呢,你口出,我耳进,没有别人知道。你跟我说真话,我才能够对症下药,把事情办妥了,回头这宅子里平平安安,你们也不用提心吊胆不是?”

他说得诚恳,那家生子挠着头,尴尬地笑了笑,然后说道:“老爷其实挺好的,只不过这产业并非祖上传承,而是自己打拼上来的,吃过太多苦,所以对人对事,难免苛刻了一些……”

小木匠问:“对自己家里人呢?”

家生子说也是如此,基本上也只是满足正常的需求,几乎没有什么大户人家子弟的待遇,便比如刚刚故去的三少爷,他想去北平或者金陵读书,但老爷却不给学费和盘缠,最终只有作罢……

小木匠听了,点头,又问道:“你们家老爷比较喜欢哪个儿子?”

家生子回答:“老爷常年在外,忙于生意,说不上对谁特别喜欢,如果一定要讲的话,我觉得应该是二少爷吧。”

小木匠问:“为什么?”

家生子答:“因为二少爷出身好,他母亲是县上教谕之女,书香世家,父亲虽然这些年退了,但却有着许多门生,现如今都在州县上活跃,说得上话。所以老爷对二姨太和二少爷,多少也还是会照顾一些,没有那般苛求。“

小木匠点头,却没有再多询问。

他来到了茅厕附近的那个风水交集点,摆开了三才阵,点燃蜡烛,又开始牵烟走线,盘算推演。

结果一番忙碌下来,小木匠不但没有任何的发现,就连昨夜确定的那一股煞气,都消失不见,再无踪迹了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小木匠等了好一会儿,再次推演,得到了同样的结果,于是吹灭了蜡烛。

他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,就在那两人过去“弄死”大少爷杨靖康的时候,另外两人很有可能就潜入此处,将之前的布置动了手脚。

至于这手脚,是将那厌媒给取出来了,还是又作了别的布置,这个小木匠就不太清楚了。

总之昨天和今天白天的工作成果,可能就要被全部推翻。

他得重新来过。

一想到这个事情,小木匠就满心郁闷,但他却又确定了自己先前的猜测,那就是兄弟阋墙。

只有杨府中出了内应,知晓了他的到来,并且知道他应该能够找出厌媒,处理煞局,方才会在今天赶过来,破坏他的计划。

那人是谁呢?

小木匠心中隐隐有些想法,不过却藏着没说,毕竟没有证据。

今日子时已过,却没有结果,只有将诸般布置收起来,然后去找杨老板说明情况。

他来到了大厅,那儿灯火通明,门是关着的,但依旧能够瞧见许多人影,以及杨老板那严厉的痛斥声。

他在自己家人面前,可没有小木匠跟前和蔼,开口骂人,一连串下来,却是没有一个敢应的。

小木匠不想打扰杨老板处理家事,于是在门外候着。

等了一会儿,院子外来了一个老总,身边还带着两个背枪杆子的卫兵,跟着小木匠的那家生子上前去迎接,口称“七爷”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