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吝啬鬼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四章 吝啬鬼(1)

2019-01-06更新

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。

人张老太爷得知小木匠需要金丝楠木为材料,做木雕来赠友,二话不说,直接切了一块给他,还分文不收,小木匠在这上面,其实是欠了人家一份人情的。

当然,他不管不问,直接离开也可以,毕竟今日一别,日后或许就再无相见之日了,其实可以不用理会。

但如果这样的话,小木匠这大半年的游历,就算是白走一场了。

修行,其实也是修心、养性,让一个人逐渐认识自我、本我以及超我的过程。

《灵霄阴策》里面的七重境界,观神、明神、培神、显神、通神、合神及出神,说的也是这个道理。

力量与境界,看似并不相关,但实际上却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。

一个人只有心境上去了,方才能够成为真正的高手。

要不然,空有一身蛮力,跟个邪祟有啥区别?

小木匠跟着张子良回到了村里,在他家见到了那个城里来的倒霉蛋儿,那是个收山货的商人,不过他不是行商,而是坐商,手下好几批人马和商队,近的西南几省,远的能到蒙古和北疆去,做的是大买卖。

这身份一介绍,小木匠便知晓,张老太爷并不是要他还人情,而是给他送钱呢。

小木匠虽然长着一脸嫩相,但这个月来的修庙经历,成了他的底气与资本,倒是用不着与那姓杨的商人证明太多,简单寒暄几句之后,便直入正题。

杨姓商人跟小木匠说起了他当下遇到的麻烦事儿。

这事儿讲起来其实也挺郁闷的,本来他在这地界的生意已经做到了独一份,而且上上下下都打点得差不多了,县民团的官长都是他侄儿,算得上是可以了,结果最近突然来了一过江猛龙来。

人家在上面的关系硬得很,而且资金也足,跟他打起了擂台来,做起了对门生意,一副要将他给赶下马的架势,着实是来势汹汹。

好在杨姓商人这些年的经营也不是白来的,一边稳扎稳打,步步为营,一边又另辟蹊径,总算是将对方的攻势给挡了下来。

这商场上的事儿,杨姓商人不愿意多谈,勉强讲了一些,小木匠也听得不是很懂。

好在杨姓商人话锋一转,就聊到了倒霉事儿来。

先是家宅不宁,新娶的五姨太跟家生子跑了,他派人去追,半路上倒是劫了下来,结果又碰上了土匪,家生子回来了,五姨太上了山。

他派人去说和,准备将人给赎回来,结果人家山大王回了话,说没得谈,已经准备把人留在寨子里,当压寨夫人了。

杨姓商人对这五姨太十分疼爱,心肝宝贝儿一般,所以一想起这事儿,就心疼得很。

当然,这事儿虽然倒霉,但并不邪性。

真正让他想要请小木匠来的,是他家库房在五姨太跑的那天突然塌了,而且还压死了人。

那人是他的偏房生子,虽说并不受疼爱,但儿子死了,终究还是难过的。

但这事并不算结束,等他白发人送黑发人,办完了丧事,头七的时候,他三姨太突然发了疯,非说自己儿子回来了,神神叨叨,又吵又闹,搞得鸡犬不宁的。

一开始杨姓商人还不信,以为三姨太思子心切,才会如此,让人给绑了,不让她闹。

结果三姨太不闹了,他反而在起夜的时候,也撞到了过世的儿子。

两人面对面,足足盯了好一会儿。

接着又是鬼压床……

家宅不宁,弄得杨姓商人心交力瘁,使得他没办法在生意上留太多心,结果原本还算不错的生意,一桩接着一桩黄了,而且还有几个贴心的掌柜,跑到了对头那里去。

杨姓商人烦躁得很,而这边村子里的蛇仙庙落成,他受邀过来,便过来散散心,并且准备拜一拜,想着说不定还能驱邪。

听他说完,小木匠沉吟一番,并没有直接下定论,而是说道:“好,我陪你走一趟。”

杨姓商人连忙道谢,随后又问了一个问题:“不知道师傅你怎么收费的?”

小木匠伸出了一根手指来。

杨姓商人松了一口气,说道:“一块大洋?可以,可以,我们现在就走。”

小木匠听了,忍不住乐了:“想什么呢?我说的是一百块大洋。”

那杨姓商人大讶,看了一眼张老太爷,又看回来,有些不能理解地说道:“怎么会这么贵?我听张老爷说你在这村子里修了大半个月的庙,都是按照一个大工的钱,按天收费啊;为什么到我这儿了,反而狮子大开口,漫天要价了呢?”

小木匠平静地解释道:“做什么事,拿什么钱——我修庙,是修行积德,拿手艺挣钱;给你平事呢,是另外的价钱。你放心,钱是事成之后拿的,事情没办成,我一文钱都不取。”

杨姓商人却还是觉得有些贵,问他能不能帮忙打个折扣之类的。

小木匠听着,忍不住笑了,说杨老板,我是看在张老太爷的面子上,赶回来帮你忙的,你若是不信任的话,自可另请高明,用不着我操心。

他觉得这事儿当真可笑,杨姓商人这么大的生意,却对一百大洋斤斤计较,着实是有些吝啬。

或许正是因为他的精打细算,所以才会攒下这么大的一份家业吧?

小木匠撂下了话,也不再墨迹,而杨姓商人与张老太爷低声聊了几句,终于点了头。

不过即便如此,他还是有些不情愿地说道:“事情要是没办好,我可不给钱啊。”

小木匠笑了,说好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