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国画手(2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二章 国画手(2)

2019-01-05更新

讲到这里,简单讲一下《灵霄阴策》里面修行境界的大概说法。

观神——观察自己元神。

明神——明义宏达,淬炼于体。

培神——吞吐罡气,光明显神。

显神——开像真诀,劲气显化。

通神——通达本我。

合神——缩神合一。

出神——身外化身,各显神通。

根据鬼王的叙述,当初的创造者也只练就了第六层,而鬼王则练到了第四层巅峰,触摸到了第五层边缘,至于第七层的出神之境,只不过是他那师祖的揣测和臆想而已。

而即便如此,鬼王吴嘉庚练到第四层与第五层的边缘,便已经能够纵横西南,算得上是极其厉害的法门了。

正因如此,当小木匠突破第二层境界之时,丹田之中一阵涌动,却有气息喷薄而出。

紧接着,胸口的那黑龙纹身居然显化了形状,化作了一条两尺黑龙。

它,出现于这世间来。

那黑龙并非当初小木匠瞧见的那灵体,他尝试着摸过,冰冰凉凉,温润如玉,触感绝对是真实的,但说它是实体吧,这玩意显化不久之后,似乎疲倦了,没多久又融入他的身体里,化作了那胸口纹身去。

这事儿到底怎么回事,小木匠着实是弄不明白,而且他跟前也没有足够信任的人去聊这事儿,只能摸索。

他大概用了半个月的时间,与那小黑龙完成了初步的沟通。

当然,这沟通并非是言语上的,而是意念上的,而且还带着几分猜测的结果——小木匠只是大概地觉得,这条小黑龙此刻与他算是双生一体,离开了他便活不长久。

它大部分时间会存在于小木匠的体内,有的时候,还能够帮着提供一部分的力量。

有时它会以实体的样子出现,但并不能长久。

时间一久,它的实体就会不稳固,继而崩溃,需要在小木匠身体里“充一会儿电”,方才能够继续浮现。

大抵如此。

当然,处于实体状态的小黑龙,除了摸着很舒服之外,并没有什么别的卵用。

至少在小木匠看来是如此的。

突破了《灵霄阴策》第二重明神之境,以及获得了小黑龙真龙之力支持的小木匠,修为越发地突飞猛进,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……

如果这么说不够直观的话,用一个形象的例子可以来说明。

那就是他一蹦,借助着“登天梯”的手段,就能够蹿上三五丈的大树上面去,都不带喘气的。

而且现在就算是来几个江湖高手,像潘志勇这样的,他就算打不过,跑也是没问题的。

正是因为如此,无垢方才会对他刮目相看。

送走了无垢,小木匠回去歇息。

尽管半夜才睡,但次日清晨,他还是早早地起来了。

洗漱过后,因为不敢练刀,怕吓到了庄户人家,所以他又练了一趟拳,浑身发热,白气腾腾而起,而借宿的主人家,那大嫂七岁的女儿端了碗苞米粥,和两个红薯送了过来。

他的伙食和住宿的费用从那工钱里面扣,并非白吃白住,所以对主家来说不但不是负担,反而是一份收入。

而且村民们都很尊敬小木匠,所以彼此相处得都很融洽。

小木匠与那女孩儿聊了几句,吃完之后,走出了院子去。

他并没有朝着蛇仙庙的工地走去,而是来到了村西头的一个族老家里。

他在院子外,对着里面喊道:“李先生,李先生?”

里面走出了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来,他挽着一个发髻,穿着麻衣和黑布鞋,身材修长,脸容俊朗,行为举止都一板一眼,彬彬有礼的样子,朝着小木匠拱手,说:“何事?”

小木匠笑了,说李先生,我就是过来告诉你一声,无垢道长走了。

那青年点头,说哦,知道了。

他转身往屋子里走,等走到门口的时候,又回过头来,对小木匠说道:“我一会儿会去庙那边画画。”

小木匠应了一声,然后转身离开。

这位李先生本名叫做李梦生,是个书画国手——何谓国手?

那指的,是精通某种技能(如医道、棋艺等),并且在所处时代达到国内该领域最高水平的人。

当然,这国手是小木匠在心里给李梦生先生封的。

大约在十天前,这位李先生游历经过村子,然后落脚之后,同样作为外来人的小木匠与他搭上了话。

两人聊熟了之后,小木匠得以瞧见这位李先生作画。

他画马,作八骏图,以饱酣奔放的墨色勾勒头、颈、胸、腿等大转折部位,并以干笔扫出鬃尾,使浓淡干湿的变化浑然天成,透视感超强。

画上的马,前伸的双腿和马头有很强的冲击力,似乎要冲破画面。

他画虾,寥寥几笔,用墨色的深浅浓淡,表现出极致动感,线条有虚有实,简略得宜,似柔实刚,似断实连,直中有曲,乱小有序。

纸上之虾似在水中嬉戏游动,触须也像似动非动,仿佛立于纸面。

他画人,惟妙惟肖,仿佛有人声鼎沸,市井之言。

他画山水,山水仿佛纳于纸面。

……

万事万物,从那蘸满墨汁的笔尖之上,落在白纸之中,却仿佛赋予了这世界新的容貌与意义。

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。

灵性。

无垢说小木匠的木雕里有灵性,能够让寻常木器,有着法器一般的根骨,而小木匠瞧李先生的画,却有更加强烈的感受。

那里面的一切,都栩栩如生,灵气逼人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