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 润物细无声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七十六章 润物细无声(1)

2019-01-04更新

苏小姐虽然是未经人事的女子,但在虚妄的精神世界里,却并非羞涩的妹子,各种手段十分熟稔,甚至花样百出。

所以她一旦放开了思想,用现在的话来讲,那叫一个老司机,好嗨哟。

而小木匠一来喝得有点儿高了,脑子反应迟钝,二来身子却是火热,毕竟青春年少难自持,当下也是没有忍耐住。

接下来的事情,自然是天雷勾动地火,不过就是有点儿不太方便叙述。

有一首《子夜四时歌》,却道:“开窗秋月光,灭烛解罗裙;含笑帷幌里,举体兰蕙香。”

此乃南朝乐府民歌,收录在宋代郭茂倩所编《乐府诗集》中,属“清商曲辞,吴声歌曲”,相传是晋代一名叫子夜的女子创制,多写哀怨或眷恋之情。

又有一首,“梅花帐里笑相从,兴逸难当屡折冲。百媚生春魂自乱,三峰前采骨都融。情超楚王朝云梦,乐过冰琼晓露踪。当恋不甘纤刻断,鸡声漫唱五更钟……”

诸多诗词,道尽人间悲欢之离合,文人雅士之苦楚,自不必言。

一夜过去,乱雨纷飞梨花落,小木匠从梦中醒来,身后贴上一具温热身躯,这才想起昨夜的那场混乱,脑袋因为酒精的作用而感觉到疼痛无比。

他敲了敲脑袋,感觉头疼欲裂,身后那女人却温柔地说道:“现在感觉好点了么?”

一夜过去,小木匠已经从一个男孩,成长为一个男人,小鸡仔变成了雄鹰,心态转变,诸多疑惑却也全部消解。

他回身过来,揽住苏小姐的粉臂,柔声说道:“的确,想明白了许多事情,谢谢你……”

苏慈文紧紧搂住了小木匠的背,在他的发间深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缓声说道:“其实我也应该谢谢你——你或许不知道,虽然那邪物被轰散了,但它留给我的精神影响,却一直压制着我,如果不是你,不是昨夜,我或许永远都走不出来了……谢谢你,让我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女人,也让我明白了现实世界,比意识和精神上的臆想,要更加精彩和真实……”

小木匠听到她真诚的话语,不由得越发感触起来。

旁人看她,只觉得苏家小姐高高在上,人生仿佛在云端之上一样,但事实上,谁又能够明白她的苦楚与孤独呢?

许多事儿,不深入接触,你是没办法触及心灵的。

小木匠抱着她,低声说道:“我感觉我有点儿爱上你了……”

苏慈文听了,哈哈一笑,却是洒脱地站起了身来,当着小木匠的面穿上了一袭裙装,然后对他说道:“你在这儿休息吧,我得去找我父亲了;明日我就要上峨眉金顶,凌晨便走,可能就不会相见了,就此告别,日后若是有缘,重逢再见……”

她的洒脱让小木匠自惭形秽,他本以为苏慈文跟他一夜春宵之后,会缠上他。

他也的确是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,没想到苏慈文居然要离开了,而且或许再也没办法见到。

而昨夜,却是他与苏慈文彼此的第一次……

小木匠突然有些舍不得了,但苏慈文却不给他挽留的机会,说话间,却是利落地离开了,留下了一屋子的香气。

半个时辰之后,小木匠回到了医馆,正好碰到出门的屈孟虎。

两人在门口打照面,屈孟虎鼻子抽了抽,嗅了一下,笑了:“想通了?”

小木匠有点儿不好意思,下意识地去摸了一下鼻子,屈孟虎对他很是了解,说别心虚啊,这种事情只要是你情我愿,都很正常,而且一个男的,必须得过了这一道坎,方才能够成长为男人——嗯,是那位苏小姐?

小木匠吓了一跳,说你怎么知道的?

屈孟虎哈哈大笑,然后说道:“你身上那股讨厌的诅咒印记没了,再联系前后,不是苏小姐,难道是你那位娇滴滴的未婚妻不成?“

这家伙将人心看得很透,当下也是将自己新添的烦恼跟他说起,希望能够得到一个答案。

屈孟虎听完,忍不住乐呵呵地说道:“你给她骗了,那丫头够有心机的,来这一手,大概是感觉到她跟你的感情差一点儿,若是强行与你黏一块儿,会被你小觑,从而腻味,所以才会如此。她留了一小勾儿,把你的心思给勾住,到时候若是再见面了,你必然就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去……“

小木匠有些不相信,说真的?

屈孟虎自信地说道:“信不信由你,我跟你讲,感情上的事情呢,你多经历了,就会发现……额,对了,顾家妹子的这件事情,你到底决定了没有?”

小木匠点头,说我回来的路上已经想清楚了,有的事情是真的勉强不得,即便是我师父定下的。

区孟虎有些惋惜:“不过你师父的眼光是真不错,而且顾蝉衣那小姐儿是真的漂亮,跟天仙一样,虽然性子有点儿娇惯吧,但都是小毛病,好好调教一番就行了,你若是错过了,说不定以后会后悔的。”

小木匠长叹一口气,说道:“我不后悔。”

屈孟虎盯着他,说真的?你确定的话,我可要下手了啊?嘿哟,实话告诉你,我看那姑娘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,长得跟天仙似的,也就是碍着你的面子才没有下手……

小木匠愣了一下,说不可能吧?

屈孟虎有些羞涩地笑,说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对不?

小木匠说你要喜欢就去吧,我不拦你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