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四章 邪祟的后代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七十四章 邪祟的后代(1)

2019-01-03更新

顾家父女的来访有些让人意外,如果他们再来晚一些的话,估计小木匠与屈孟虎就已经准备离开医馆了。

尽管屈孟虎并不看好小木匠他师父帮忙订下的这门亲事,但对待顾西城与顾蝉衣,他却出奇的热情,跑前跑后,招呼不停。

倘若不是小木匠知晓这哥们绝对不会是那种见色忘义、撬人墙角的人品,差点儿都以为他对顾蝉衣也有意思了。

不过这事儿也的确说不准,因为今日换了一身白衣的顾蝉衣身姿翩翩,就仿佛小仙女儿一样,而这种美丽,又与徐媚娘那种漂亮中又带着几分妩媚妖艳的感觉截然不同,反而带着几分出尘的仙气,让人有一种不由自主的亲近与喜爱,而不是单纯的欲望宣泄。

这种美丽是很难得的,大概也是那大雪山纯净的白雪,练就了这样的气质吧。

一番张罗之后,双方落座,顾西城便抛开了忙前忙后的屈孟虎,而是与小木匠攀谈起来。

他聊的都是些家长里短的小事,比如小木匠的喜好啊,平日里的一些活动啊之类的。

这并不是什么可以高谈阔论的话儿,小木匠没有什么心眼,一五一十地如实回答,也不会给自己贴太多的标签。

顾西城聊着,不由得回忆起了当初他与鲁大一起的那些过往,聊起了两人年轻时携手历险的往事,这里面还牵涉到了清民交接的一些大事件,以及两人在其中扮演的角色,甚至还有清廷高手的一些过往等等……

说这些的时候,小木匠完全插不上嘴,只有竖着耳朵听着,反倒是旁边的屈孟虎时不时能够插上一句,让气氛不至于冷场。

没多一会儿,那蝉衣小姐似乎有些不耐烦父亲在这儿吹牛了,于是起身,想去别处逛一逛,透口气。

屈孟虎瞧见,却是死皮赖脸地跟着,说帮顾小姐当向导。

这医馆本来就是大雪山一脉的分支产业,算得上是大雪山众人在锦官城的落脚地,哪里需要他来作向导?

不过顾蝉衣虽然犹豫了一下,却并没有拒绝,点头,跟着屈孟虎离开了。

小木匠虽然有些惊讶,但却感觉屈孟虎这么做,绝对不是觊觎顾蝉衣的美貌,而似乎有更深的含义,于是耐着性子,继续与顾西城聊着。

果然没多久,顾西城又聊起了几件趣事儿来,说的都是关于上门女婿和倒插门的事儿,而且都是积极正面的。

听到这些话,小木匠方才知晓屈孟虎之所以要离开,却是看出了顾西城有话要跟他说,人多时又不太方便,所以才会跟顾蝉衣一起走。

顾西城聊完那几件趣事之后,话锋一转,却是问道:“贤侄,不知道你对于赘婿这事儿,是怎么看的?”

这是顾西城第一次与他谈起婚姻之事,小木匠不知道这几天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,会让顾西城终于下了决断,但他知晓自己此刻的回答,很有可能会决定自己后面的人生。

只是,他该选择怎么回答呢?

是答应做赘婿,倒插门进入顾家去,与顾蝉衣小姐这样小仙女一般的人物共度余生,将自己的人生交给别人来做主呢,还是自己掌握?

要知晓,即便是当时的思潮开放,民智渐开,但在西南这地界,给人当上门女婿,倒插门这事儿,要求的,却还是“以女之父母为父母,所生子女从母姓,承嗣母方宗祧”,一般来讲,最没有门路和出息的男子,才会去做的。

而且自秦汉以来,赘婿的地位就等于奴婢,修长城、发配充军之类的,都是从这种人里面挑,跟罪犯一样。

虽然近代好上一些,也如顾西城口中所说的那般和睦,但终究还是会在背后,被人戳断脊梁骨的。

小木匠想了想,并不正面回答,而是与顾西城聊起了这些天跟屈猛虎学到的现代观点来。

这些从西方传来的思潮,觉得养儿育女,不过是生物本能而已,无论是从父姓还是从母姓,都只是传统使然,最重要的,是两个人相爱,彼此之间能够珍惜相处,方才能够长久……

这些观点顾西城也十分认同,甚至与他探讨起了具体的模式来,反而没有强求小木匠最终表态。

如此又聊了一会儿,顾蝉衣与屈孟虎回返来,眼看着到饭点了,小木匠终于没有憋住,开口问起了关于顾白果的事情来。

这个才是他最想知道的,其它的反而是次要。

顾西城听到,脸上浮现出了古怪的表情来,随即说道:“我先前听董师弟谈起过这事儿,知晓你跟白果有过一段时间的交集,按理说呢,你们年轻人与人交往,与何人交往,这事儿我这个当长辈的都管不着,但事情涉及到一些尘封往事的话,我多嘴提一句,白果这孩子对我们,估计是有怨念的,毕竟当初她母亲的事情,我们的立场相反,所以她说了什么,以及对我们的评定呢,都只是个人的,片面的,希望你能够明辨是非,不要受到挑拨……”

啊?

小木匠一脸惊愕,有些难以理解地说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顾西城这一记莫名其妙的预防针,让小木匠直接懵逼了——他思前想后,回想起自己与顾白果所有的交往,完全没有想起顾白果对顾家父母说过什么坏话。

小木匠只记得起她的言语间,对顾西城十分尊敬,与顾蝉衣也是亲近和喜爱的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