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 吴下阿蒙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五十八章 吴下阿蒙(1)

2018-12-28更新

小木匠说“不理解”,有用么?

没用。

因为没有卵用,所以他只有装作“宽容大度”,表示理解,而那姜大听了,则点了点头,居然还耐着性子,跟他解释:“你能够理解就好,袍哥会家大业大,需要顾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、太多了。在那样的一个位置,龙头不可能只为自己考虑,所以才会如此。本来过来的并不是我,但龙头考虑到你我认识,而我又在附近……不过他也特别交代了,关于你,虽然明面上不能相帮,但也不会不管……”

他从怀里摸出了一张符箓来,递给了小木匠。

小木匠伸手接过,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那姜大说道:“你别看它不起眼,它可是茅山最顶尖符师淳于剑制作的风符,危急时刻,只要你点燃这符箓,它能够送你一程,乘风而去,到达数公里,甚至十几里地的远处,逃离敌人的掌控。”

如此神奇?

小木匠听了,心中有些惊讶,知晓此物的珍贵,赶忙用手,表达了谢意。

果然,表达顺从和宽容,的确还是有好处的。

虽然姜大因为花门的阳谋奉命而来,将程寒给带走,同时也让他的庇护给消失,使得小木匠不得不直面花门,但人家这么做,也算是仁至义尽了。

其实不管是大帅府,还是程兰亭,说到底,还是一个身份定位的问题。

没有人愿意白出力,特别是为了一个无关之人。

倘若小木匠有了身份,那帮人就算是为了面子,以及江湖上的名声,都不可能将小木匠给抛弃了。

但小木匠却偏偏又不肯顺从,所以才会如此。

不过人嘛,终究还是有一些想法和不一样,所以这世界才会如此多彩嘛。

姜大瞧见小木匠不吵不闹,接过了那风符,看向他的眼神也变得欣赏起来,毕竟这世间,生死关头,还这么识时务的年轻人,真的不多。

所以他帮着小木匠耐心解释了一下那纸符的用法——不必准备火折子之内的东西,符箓本来就有许多讲究,只需要用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捏住某处地方,轻轻一捻即可。

这用法,堪称简单方便实用。

小木匠认真学着,但其实心里面却清楚明白地知道一点,就算这风符神奇无比,但只要他身上的那诅咒印记没有消除,那么他就没办法逃脱得了花门的追杀。

这是一道无解题。

他心里什么都明白,但却什么也不说,装作平静的样子。

姜大瞧见他这模样,不由得有些心疼,忍不住说道:“其实……如果,我是说如果,你能够加入我渝城袍哥会,成为会中泽袍的话,那么我觉得龙头帮你,将不会再有任何的压力和指责……”

感受着对方散发出来的善意,小木匠最终还是选择了拒绝。

他的语气显得很是委婉,不过意思却很坚决。

姜大听明白了,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“好,我与那帮人商量过了,我一会儿会带着小寒离开,而无名道长的法阵,则能够持续一个时辰,在这段时间内,你可以待在这儿,也可以离开——这大白天的,那帮人或许不会随意动手,你想逃,其实是有机会的……”

他说这话的时候,没有敢去看小木匠的眼睛。

很显然,他自己都不太确定。

小木匠有点头,然后就没有再聊自己,而是说起了程寒来。

他将自己昨天与程寒聊得那些东西跟姜大说起,他并没有说关于程兰亭的任何事情,只讲程寒的处境,以及他因为五感丢失而产生的叛逆心理。

小木匠希望姜大能够理解程寒,并且帮助他在这样境况之下,重新找回当初的自我。

听到小木匠聊起这些,姜大很是惊讶,不过却显得格外认真。

两人聊到最后,姜大对小木匠说道:“以我个人的立场来说,程寒没有白交你这个朋友。所以,请一定要活下来。”

小木匠笑了,说道:“尽力而为。”

姜大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,有些不忍,但最终还是硬下了心肠,拍了拍手,叫人将程寒给背了下去。

而这时,那个无名道人也出现在了小木匠的跟前,将一块满是青苔的木牌子递给了他。

这是法阵灵符。

对方用极为简明的话语,跟小木匠讲解了控制进出的手段,然后毫不犹豫地跟着姜大一行人离开了这里。

果断干脆,没有半点拖泥带水。

小木匠站在一楼大厅处,看着渝城袍哥会的人撤离,一时之间,有些失神。

他昨天睡觉之前,还觉得此事或许能够平安度过,但醒过来之后,却发现花门之所以一夜都无动静,却是施展了阳谋,直接将最大的石头给搬走了去。

人家并不硬碰硬,而是以柔克刚。

这个你有什么办法?

小木匠苦笑一番,回过神来,来到了一楼隔间的水池里洗漱,完毕之后,他从大厅席间的那些残羹冷炙里挑了一些能吃的,将肚子填饱了。

他做人有一个原则,不管碰到天大的事情,都不要委屈自己的肚子。

死,也要做一个饿死鬼。

吃完饭,打了一个酸饱嗝,小木匠听到了院门口有动静。

敌人终于来了么?

这才过了两刻钟不到,这么着急的么?

小木匠整理了一下衣装,以及身背后那把用破布包裹的长刀,然后走到了小楼门口来,朝着院子外面望了过去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