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破邪前夕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二十一章 破邪前夕(1)

2018-12-12更新

因为小木匠明日布阵作法的许多东西,都需要临时采买,而且这些东西的讲究非常多,小木匠不得不与胡管家一直忙活到了半夜,当天也只有住在了何府。

其实这一整套,以前的时候,都是背在他的木箱子里面的,可惜后来师父出事之后,就再也没有补齐过。

这些东西许多都是需要定制的,而且细节的不同,还能够决定最终的效果,一点儿都马虎不得,小木匠跟胡管家说得口干舌燥,都不知道喝了多少盏茶,方才勉强让胡管家记住这些东西。

好在锦官城毕竟是西川省会之地,也是西南最重要的城市之一,这些东西虽然稀罕,但也不是没有。

何府有钱,想来置办这些东西,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
弄完这些,前院还在吹吹打打,而小木匠去洗了一把脸,回到客房,瞧见顾白果已然睡了去。

他看着熟睡中的顾白果,伸手过去,将被子给她盖好,然后坐在了不远处的椅子上,将那把寒雪刀解开,然后缓缓地拔了出来。

刀身锋利,满是生光。

他从怀里摸出了一块细绒皮子来,缓缓地擦拭着这把长刀,有些心事重重。

对于这把刀,小木匠的情感很复杂,一方面他对寒雪是极其喜爱的,毕竟这刀有来历,也锋锐,而且似乎还有一股意志存留其中,是有脾气的,但很合他的心思。

而另外一方面,这把刀,是程兰亭送的。

他虽然不会像雍德元那样恨程兰亭,但对这位有野心、有手段,城府又极深的男人,多多少少还是不太喜欢的。

这种“不喜欢”,可以说是忌惮和畏惧,又多多少少带了几分不认同感。

但不可否认的,是寒雪刀终究还是他面对当前复杂局面里,少数值得信赖的物件。35xs

他离不开它。

小木匠心情复杂地擦着刀,睡在床上的顾白果却是伸了一个懒腰,打着呵欠坐了起来,问小木匠:“姐夫,你回来了?”

顾白果醒了,小木匠方才从沉思之中拔出,赶忙将刀入了鞘,然后笑着说道:“对。”

顾白果是何等心思伶俐的小姑娘,就跟妖孽一样,一下子就瞧出了小木匠有心事,直接问道:“怎么,你担心没办法除掉别人在何府弄的布置?”

小木匠笑了,他的笑容里有着极为强烈的自信,随后说道:“在这一点上,我从来没有担心。”

此刻的小木匠,已经将《鲁班全经》都给吃透了,自觉就算布置这厌术的,是鲁班教的正宗传人,他也信心满满,更不用说那些学了三瓜两枣的江湖术士。

顾白果又问:“那就是在担心潘志勇和魅族一门的人?”

小木匠不想把心中的脆弱表现给顾白果看,嘻嘻笑着说道:“我只是在想,马上就要去大雪山一脉了,到时候可能就要见到你姐姐了,不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另外我还担心,若是你大伯顾西城不喜欢我,那可怎么办?”

他故意将话题扯开去,而顾白果以前一直都不怎么聊她姐顾蝉衣,此刻却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,对他说道:“我姐姐,她很漂亮,是大雪山一脉近五十年来,最美的女子。”

啊?

小木匠有些惊讶,盯着她的小脸蛋看,不太信:“你莫骗我哟。”

顾白果说道:“我骗你做啥子嘛,你见过就知道了。”

小木匠没有多想,美滋滋地说道: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

他一直担心未来的妻子是一个又丑又肥,还懒惰的姑娘,听到顾白果这么一说,心情顿时就好了许多。35xs

就算不是什么近五十年来第一美,只要差不多就行,不然一口豁牙,亲嘴都亲不下去。

一想到“亲嘴儿”,小木匠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苏慈文。

那滋味,哎呀……

小木匠重重心事,却给这旖旎的想法给打断了去,脑海里不由得构筑起了许多“柔情似水、佳期如梦”的场面来,又想起了当日被那邪祟迷惑之时的种种事情,浮想联翩。

不多时,他赶忙打住,将心思给掐灭,赶紧对顾白果说道:“睡吧,睡吧,明天还要干活儿呢。”

他今天与胡管家说得精疲力尽,躺在床上,没多一会儿就迷迷糊糊,睡着了去。

反倒是顾白果却睡不着了,她躺在小木匠的旁边,黑暗中,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过了好一会儿,她突然开口说道:“姐夫,你说……如果,我是说如果,大雪山都治不了你的病,那可怎么办呀?”

小木匠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:“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呗……”

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?

顾白果将这八个字在嘴里反复地叨咕着,一直听到旁边的年轻男子传出了轻微的鼾声,方才释然起来。

她用低不可闻的声音,缓缓说道:“姐夫,你若是死了,我也不独活……”

一夜无话,小木匠到底是年轻人,精力旺盛,睡了一觉,起来又是精神抖擞,美滋滋地伸了个懒腰,瞧见顾白果还在睡,而虎皮肥猫则臭不要脸地趴在她怀里。

小木匠将被子给顾白果盖上,轻手轻脚地起来,去洗漱完毕,看了一下水盆里那张脸,方才想起了自己是戴了人皮面具的。

这玩意倒是挺好,不用那药水来洗,在怎么揉搓,都不会露出破绽。

他起来之后,在客房的小院子里站了半个时辰的马步,又施展了一番套路拳脚,将身子活动开了,那胡管家也找上了门来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