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气度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十八章 气度(1)

2018-12-11更新

刚才小木匠出声的时候,那帮人没有一个听他的,但是当小木匠将那手枪的枪口顶在了中年男人的太阳穴上时,人们仿佛被人施展了定身法一般,真的就没有人敢动了。

所有人都在奇怪一件事情,明明被绑得严严实实的这家伙,怎么就挣脱捆绑了呢?

就连那个中年男人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他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,然后手中的武器就被夺了过去。

这家伙,当真是深藏不露啊。

太阳穴被顶,那中年男人额头上顿时就冒出了一片细密的汗水,冲着那几个扭住顾白果手脚的家伙喊道:“放开她,放开她。”

随即,他对小木匠说道:“这位老哥,莫激动。”

他是真的怕,因为刚才激动的情绪,让他将保险都给打开了,身边的这个男人只要扣动扳机,自己绝对死定了。

所有人都在紧张的时候,小木匠的情绪却显得很是平静,瞧见顾白果被人松开,他伸手,招呼她赶到自己这边来,然后问那中年男人:“这回,我们可以平心静气地聊一聊啦么?”

他的态度让那中年人为之一愣:“聊?聊什么?”

小木匠又好气又好笑:“敢情你刚才完全没有把我说的话听进去?”

那人方才反应过来,弱弱地说道:“你是说,你只是过来帮忙的,并非是在后面谋算我何府的贼人?”

小木匠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你见过哪个贼人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自投罗网,束手就擒么?你能不能好好动一下脑子想一想,或者不能确定的话,按照我说的,去一趟老喜茶馆,那儿又不远,而那个马三,你们总也有人认识吧?”

中年男人在死亡的威胁下,所有的仇怨都迅速消融下去,种种线索汇聚在心头,方才发现,跟前这个男人所说的话,句句在理。

如果跟前这人是那幕后主使的话,一封信函过来,什么都弄完了,何必冒这么大的风险,亲自过来呢?

若是心里有鬼,又何必束手就擒,只为与他好好谈一谈呢?

人冲动的时候,什么话都听不进去,而等清醒过来之时,同样的话,却如同醍醐灌顶一般,啥事儿都明白了。

中年男人并非是个憨货,当下也是点头认错:“不好意思,是我的错。”

他没有辩驳什么,直接认错,瞧见他这态度,小木匠笑了,说道:“那咱们可以好好聊一下了么?”

中年男人在众人都为之紧张的时候,听到了小木匠的笑声,莫名感觉到了几分轻松和信任,诚恳地说道:“可以,我有眼不识泰山……”

他还待琢磨出几句好话来呢,顶在自己脑门上的枪口却移开了。

紧接着,小木匠将那手枪却是放了下来,随后递给了他,认真说道:“能沟通就行,正所谓‘有理行遍天下,无理寸步难行’,咱们遇到事情,不要动不动就诉诸于武力,坐下来聊一聊,讲讲道理不好么?”

小木匠这些话,都是从屈孟虎那儿学来的,那家伙才叫做一个口舌伶俐呢。

小木匠对屈孟虎敬佩有加,自己单独历练之时,也下意识地学着屈孟虎的态度。

因为他觉得屈孟虎那样的状态,才是他为之向往的。

然而这些事情,何府这位东家却不知晓,他瞧见对方居然主动将手中的筹码又交还给了他,完全不在乎的样子,整个人都有些懵。

当他接过枪来的时候,一种强烈的敬畏感油然而生,对跟前这个相貌平平的男人,产生了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来。

什么叫做大气?

这个,就叫做大气,高人之姿。

他心中满是敬畏,再也生不出一点儿要与小木匠动手的心思,当下也是将手枪递给了旁边的胡管家,然后恭恭敬敬地躬身赔礼:“这位大哥,是何武唐突了,惊扰了您和这位幺妹儿,对不住,对不住……”

小木匠将枪交还回去,并非没有防备,此刻瞧见对方的举动,终于是放了心,开口说道:“无妨,话说通了就行——不过该求证你还得求证,那也是还我清白。”

自称何武的中年男人忙不迭地点头说道:“对,对。”

他回过头来,对着周围这一大帮如临大敌的人群喊道:“都散了,散了,只是个误会而已——小八,你带一个人,去趟老喜茶馆,帮我把马三找过来。”

随后,他朝着小木匠拱手,态度客气地说道:“咱们进偏厅里聊去。”

小木匠点头,然后带着顾白果,跟着进去。

至于虎皮肥猫,那家伙就一直踮着脚在围墙顶上,眯眼打量着这一切。

这何府分作几进几出好几个大院落,正前的大院子那儿已经搭了灵棚,何府请了几个和尚,摆了道场,正在念着往生经,超度亡魂呢,灵棚下面还有一堆孝子贤孙,即便门口那儿出了那么大的冲突,人也没有怎么少,可见这何家当真是一个大家族。

前院这儿有灵堂,还停着棺材,不是谈事儿的地方,那何武将小木匠、顾白果领到了偏厅处落座。

何府是富贵人家,这偏厅的家具都是用红木打的,就是手艺在小木匠眼里,只算一般,但用一句“富贵逼人”来形容,也还是很准确的。

双方落座,又有下人奉上茶点,那何武方才拱手询问起了小木匠的称呼来。

小木匠本来想自称“屈虎逼”的,但想了想,那名头有些让人恨,便看了旁边的顾白果一眼,说道:“我姓顾,叫做顾十三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