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柳巷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十章 柳巷(1)

2018-12-08更新

双方交换了包袱皮,然后在山里等了许久,一直到傍晚时分,方才离开,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行去。

这回身后再也没有跟着人,但小木匠还是有些疑心,又反复停了好几次,都没有瞧见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最终肯定,那帮家伙到底还是被他给绕晕了。

藏身咒运用得好,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段,当真是一门神技来着。

他带着三人一猫,一直摸黑赶路,差不多到了凌晨寅时三刻,他才歇脚,找了一个山林边儿上,铺上了一些草皮,让大家先歇一歇,等到明天,在准备进城去。

安油儿先前的时候,对小木匠还十分客气和礼貌,也尽可能地学着杨不落去满心讨好,表现出极强的求生欲来。

而此刻,他心里的情绪却藏不住,一路上恹恹不说话,停歇下来也是生闷气,躺下就睡去了。

小孩子就是小孩子,心智发育不全,小木匠也不计较。

毕竟不可能人人都是顾白果这样的妖孽。

杨不落倒是十分客气,忙前忙后的,不过他并非修行者,能够咬牙坚持到现在,已经十分不易了,所以得了小木匠的吩咐过后,躺下休息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,而且还有鼾声响了起来。

小木匠虽然也十分疲惫,但每日的功课还是要做的,当下也是让虎皮肥猫帮忙警戒,而他则盘腿打坐,行运周天。

一轮气行运下来,他长长吐出一口气,然后睁开了眼睛,却瞧见顾白果竟然将绣着《山间花阴基》的包袱皮举着,借着那月光的间隙打量瞧看。

小木匠的第一反应是去瞧安油儿,发现他到底是个小孩子,劳累一天,此刻已经睡得很熟了。

确定完这一点之后,小木匠走上前去,抓着顾白果的右手手腕,低声说道:“你干嘛啊,这个东西是你该看的么?”

这山间花阴基听着名字十分古怪,但小木匠刚才瞟了一眼,却发现并不是什么正经玩意儿。

它里面讲的,却是男女之间双修的事儿。

什么是双修呢?

咳咳咳,这个在以前,的确可以说出很多事儿来,但现在的网络环境,大家意会一下就好了——总之,对于小木匠来说,先前经历了“假庞二小姐”的事情之后,对于这事儿,多多少少,有些畏之如虎。

更何况顾白果还是这样的年纪,过早的接触到这样的东西,当真不是一件好事。

小木匠想要拦着顾白果,然而顾白果却躲开了他抓向包袱皮的手,然后认真地解释道:“你的思想别那么肮脏好吧?这一篇法门,讲的是道家最顶尖的双修手段,而且并不污秽,讲的是‘神交意动’,灵魂交融,更深层次的修行,对于修行者如何渡过瓶颈,达成突破,有着很大帮助的好吧?”

小木匠听她这般说,忍不住也打量了一眼,但那包袱皮藏文其实很巧妙,是镂空刺绣,需要通过光的透射,才能够瞧清楚上面的文字。

从他的这个角度,实在是瞧不清楚。

不过顾白果这么说,自然是有道理的,小木匠也没有再作坚持,若是对她说道:“那你看完了早点睡,明天就要进城了,保存点体力。”

顾白果正全神贯注地打量那包袱皮呢,头也不回地说道:“行、行、行,知道了,你现在跟我舅妈一样,唠叨得很……”

舅妈?

被嫌弃的小木匠顿时就来了脾气,也没有再管这小妮子,气呼呼地睡了过去。

他这几日来,为了躲避络腮胡那帮人的追兵,绞尽脑汁,此刻也是疲惫不堪,所以闭上眼睛,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。

次日他醒过来,瞧见顾白果已经将包袱皮重新包好,他伸了一个懒腰,将大家依次叫醒,在附近简单的洗漱之后,带着几人再一次地赶路。

行路至了傍晚时分,几人便算是进了城。

锦官城坐落于天府之国的腹地,四川盆地良好的气候与江水滋润千年,形成了发达的农耕文明,而近一百年来又少有战火波及,所以城内展现出了格外热闹的气息来。

小木匠进了城,一路走着,四处张望,感觉这是自己瞧见过最为热闹和繁荣的大城市。

不但如此,就连生活于此地的人,都有着说不出来的自信感,眉宇之间,还有几分乱世里少见的闲适和从容。

这儿的人讲话也很有意思,比较柔和,没有渝城人那么江湖,口气也很是热情。

小木匠带着三人在一处傍街的小摊子边上,吃了碗甜水面,然后从包袱里找到了安老七那张写着地址的纸条,随后挨个儿问。

他找了差不多一个时辰,最终到了一处家家户户都挂着灯笼的小巷子里来。

小木匠挨着门,一户一户地瞧过去,最终在巷子中间的一道门前停了下来。

他用纸条上的地址,与门上的牌号对上了,抬头打量,瞧见这木门之上,钉着一根钉子,上面挂着一块木牌,木牌上却是一朵莲花,刻得惟妙惟肖,就连小木匠这等的行家,都感觉手艺不错。

而他伸手过去,将木牌翻过来,瞧见上面却刻着一个字“齐”,而下方有一行小字。

小字写着——上旬三至八日休。

小木匠没来过锦官城,不知道这儿到底是个什么规矩,将木牌放了回去,瞧了安油儿一眼,问道:“你见过你大姨么?”

安油儿摇头,说不,我没见过。

说完,他又说道:“既然已经到了这儿,你赶紧把我爹留给我的东西还我吧?”

他现在还惦记着那藏着《山间花阴基》的包袱皮呢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