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凶人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六章 凶人(1)

2018-12-06更新

小木匠先前还只是猜测,但瞧见潘志勇带着人朝着他们前往的方向快马赶去,虽然隔得远,却能够瞧见他的面目有些狰狞。

杀气腾腾啊。

顾白果也是感受到了,回想起刚才的不情不愿,多少也有几分后怕。

这个潘志勇,跟他表现出来的热情和善,到底还是不同啊。

那个被虎皮肥猫一口吞下的冒牌“庞二小姐”,与他,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呢?

小木匠来不及细想,知晓庞志勇快马朝着镇子赶去,却瞧不见人影,说不定会注意起脚下马蹄印,甚至很有可能就找上了门来,所以拉着顾白果,就朝着林子深处跑去。

两人翻过了几个山坡之后,没有走大路回那古镇,而是转了一个弯儿,去往了另外的一个方向。

那潘志勇在遂州这一带,是地头蛇,那他们就绕着走。

托了潘志勇临别赠马的福分,两人一马一猫,却是直接绕开了遂州,走安岳,过天龙山,再往前走,而且行走的前两日还昼伏夜出,即便是睡觉,也找那野地露宿,并不进城镇里去。

故而他们一路上,都没有被人给追到,少了许多麻烦。

小木匠跟着鲁大浪迹江湖,常年在山林野地里行走,方向感倒是极强的,一路上有进有退,对于各种安排都有心得,表现出了很不错的状态来。

对于那天之事,小木匠后来思考许久,又与顾白果商量探讨,得出一个结论来。

结论便是他可能被魅惑了,那女的虽然有一些姿色,但能够让小木匠如此失态的,可能就不只是个人魅力那么简单,很有可能他被人下了药,所以才会如此把控不住,心猿意马。

他那天喝的乌骨鸡汤,很有可能掺了药,而小木匠当时都能够把持得住,没有掉落桃花陷阱,已经算是很不错了。

特别是他还处于血气方刚的年纪,更是难得。

至于后面的事情,可能是小木匠在午睡时,吸了太多的迷香,所以才会这样,而他后来吐出的那些污秽,则是那个假冒者给他服下的药物。

顾白果曾经嗅过小木匠身上残留下来的味道,凭借着超强灵敏的鼻子,辨别出了好几味药材来。

什么淫羊藿、肉桂、阳起石、仙茅和紫河车,以及羊红膻,那里面都有一些。

而这些东西,则是非常著名的阳气灼热之药。

配在一块儿,很容易让春天到来。

又行了几天,两人来到了资阳境内、鸡公山下的一个小镇子,这儿离遂城已经颇远,而两人风餐露宿,让顾白果的精神颇为疲倦,小木匠想了想,终于还是决定找一处旅店落脚。

镇子上东头有一个客栈,前院大车店,后面有小单间,兼做些饭食生意,人来人往,倒也十分热闹。

这样的小店,川内很多。

小木匠找了一圈,最终决定在这儿落脚。

两人要了后院的一个单间,将马给小二牵去喂了,然后来到前厅这儿吃饭。

此刻已经是傍晚时分,夕阳西下,店里面熙熙攘攘的客人,大多都是南来北往的行脚商人,再就是附近那些有闲钱的人家及生意人,还有几个看上去就不太好惹的汉子,仿佛江湖刀客一般。

大概是这儿的饭菜着实不错,喝酒划拳的气氛起来,一片热闹。

而在中间的一小片空地里,却有两个手艺人,一位却是个七旬左右的老头,拉着一把破二胡,正在努力地给店里的客人们拉弦子,再有一个,则是位十三四岁的少年。

那少年年纪不大,却有一个“变脸”的绝活。

他那绝活算不得顶尖厉害,长衣大袖,头戴叠帽,脸上满是川剧油彩的脸谱,他应着二胡,不断亮相起舞,并且还说几句唱腔,紧接着袖子一挥,便换了一副脸孔。

那脸孔,一会儿是白脸的曹操,一会儿是红脸的关公,一会儿又是黑脸的张翼德,十分有趣。

不过这镇子并不富裕,这南北奔波的商人都扣扣索索的,所以演完之后,少年拿着帽子四处讨要赏钱的时候,收获却极少。

大部分人看的时候欢腾,而瞧见少年拿着帽子过来,则转过来身去,装作吃菜喝酒。

有的甚至白了他一眼,说变得这么差,还好意思跟老子要钱?

少年被他噎着,也不争辩,默默地递上帽子,没人给,他便去了别处。

小木匠行走江湖,知晓一点,叫做“没有君子不养艺人”,也深刻明白这些江湖卖艺之人的难处,所以那人到来,却是输了五十个铜板,递给了对方。

这可能是那少年收到最大的一笔打赏,让他由不得愣了一下,旋即朝着小木匠不断拱手作揖,表示感谢。

小木匠摆了摆手,却不愿意多说什么。

事实上,他一直觉得,自己跟这变脸卖艺的后生,并没有太多的区别。

顾白果这些天赶路辛苦,饭量越发见长,吃得那叫一个可怕,小木匠早就习以为常了,更多的心思,放在了周围。

他瞧见那对爷孙一样的卖艺人得了钱后,去店家那儿买了一碗阳春面,也就是素汤面,一碗两幅筷子,蹲在角落,小心翼翼地吃着。

这事儿让他有些意外,因为尽管收成不多,但买两碗面,甚至更多的食物,还是可以的。

但他们就吃了一碗,而且瞧见少年人看那碗里食物的目光,就知道他们并不是不饿。

恰恰相反,那少年正是长身体的年纪,对于食物,简直可以说是贪婪。

但他却能够忍得住,不住的吸气,尽可能地少伸筷子,期待让老人能够吃饱一些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