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死或生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四章 死或生(1)

2018-12-06更新

客房之中,正应了柳永那一首好词,便叫做“玉树琼枝,迤逦相偎傍。酒力渐浓春思荡,鸳鸯绣被翻红浪”,端的是春色无边,让人不忍去看。

毕竟少儿不宜。

小木匠美人入怀,熏香满鼻,脑中昏昏沉沉,却只能按照那庞二小姐的指导,被动应承着。

不过他并不觉得辛苦,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刺激和跃跃欲试。

他想反客为主,却终究有几分矜持和生涩。

眼看着就要翻身上马,铸就大错,却听到窗外传来了一声“喵呜”的叫唤。

小木匠头脑昏沉,并不觉得,而他怀中那不着丝缕的美人儿,脸上却流露出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凶狠神色。

她朝着外面望去,紧接着红唇亲启,那原本细密洁白的贝齿,却化作尖锐错落的牙。

随后她看向了小木匠的脖颈处。

而此时此刻,小木匠满脸通红,双眼紧闭,盖因此时此刻的场景,着实是太过于刺激。

他不敢睁开眼,害怕自己凶性大发,紧接着就一发不可收拾。

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,那客房临窗的一面墙,却是传来了巨大的撞击声,紧接着,半面墙都直接垮塌了去,一头斑斓猛虎扑进了那客房里来,朝着那床榻之上冲了过去。

原本满脸凶相的庞二小姐扭头,瞧见这么一头妖气十足的猛虎冲来,顿时就吓得失声尖叫:“啊……”

她叫得如此惊惧,歇斯底里,却不料那头猛虎却是凶狠无比,居然直接扑在了床榻边缘,张开血盆大口,一口就叼住了那浑身如白面条一般的庞二小姐。

它就一口,咔擦一下,便将其脑袋都给咬了下去。

鲜血温热腥臭,飙射在了小木匠的脸上和胸膛前,他感觉到了不对劲,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,却瞧见一片血海。

朦朦胧胧的右眼里,一个红衣女孩,正在对着他冷笑着。

“啊……”

小木匠也吓得大声尖叫起来,而当他慌里慌张地将脸上鲜血擦干净的时候,却瞧见那庞二小姐,已经给这头斑斓猛虎给吃得只剩下一条大白腿儿了。

呕……

小木匠本来就感觉头昏脚沉,此刻瞧见这血腥场面,当下也是将吃过的早饭,一股脑儿地吐了出来。

他这不吐不要紧,一吐出来,整个房间里面,顿时就像是掉进了陈年屎坑一样。

这臭味,让人几乎是崩溃了去。

小木匠低头一看,瞧见自己胸口,以及床榻上的呕吐物黑乎乎的,尽是油腻泥垢的样子,上面散发出来的气味,臭得让人脑壳都要爆炸。

他的鼻孔乃至喉咙里,都有一股火辣辣的感觉,眼睛也给辣得直流眼泪。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他又吐了两回,却只有发干的口水,抄起旁边没有被沾染的被子,擦了擦口鼻和身前的秽物,使劲儿甩头,却瞧见那红衣女孩仿佛抓着某物,消失不见。

而这时,他耳边却不断地有一个女声在歇斯底里地尖叫,反复地说着:“锦花娘子,血水长流,三十二天,必报此仇。”

“锦花娘子,血水长流……”

“三十二天,必报此仇……”

那声音来回晃荡了七八回,方才消失,而等小木匠回过神来的时候,床榻前的那头斑斓猛虎不见了。

而在不远处的八仙桌上,虎皮肥猫四脚朝天地仰躺着,肚皮滚圆,止不住地打着饱嗝。

这回他算是明白了,刚才差点儿跟他那啥的庞二小姐,却是给这肥厮给吃了。

妖性未改。

本来小木匠对这头小畜生的印象已然有了很大的改观,但它刚才的凶狠残暴,却又将小木匠的记忆,给拉回到了当初被这厮活埋之时的场景来。

他气得直发抖,指着那肥厮吼道:“你、你、你……”

他想要破口大骂,结果那肥厮完全没有理会他,而且还伸出粉嫩的舌头,美滋滋地舔着爪子。

小木匠瞧见它这模样,所有的话语都憋在了心头。

如果他这个时候跑出去,跟人说是这只肥猫将庞二小姐给生吞了,别人一定会把他当做神经病,或者小木匠将它邪祟的身份给点出来,或许能够脱身,但他终究还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。

毕竟这肥厮是屈孟虎交给他代养的,而且此前的几件事情,这肥厮也帮了他许多忙。

甚至可以说是救了命,现在让它来顶罪,他终究还是于心不忍。

小木匠一屁股坐在床边,瞧着床头和墙上湿漉漉的一滩血,脑子里飞速转动了一会儿,终于下了决定,那就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邪门了,他总感觉有些不太对。

想到这些,小木匠赶忙收拾,将身上沾血的衣服给卷起来,又换了一身还算干净的,然后慌里慌张地抱着虎皮肥猫往外走。

那肥厮吃饱喝足,也不挣扎,任由小木匠抱着。

小木匠这边客房院子离主屋有些距离,潘宅又大,闹出这么大动静,却没有人过来。

小木匠瞧见这情况,稍微松了一口气,想要趁着暂时没人发现,赶去镇里面,找到顾白果,然后带着她直接离开。

结果他这边刚刚出了院子的月亮门,来到主院那边,就听到顾白果喊道:“姐夫,你好点了么?”

回来了?

小木匠抬头望去,瞧见顾白果正朝着这边走来,他赶忙上前,想要拉着顾白果赶紧走,结果瞧见潘志勇的媳妇,潘二小姐的姐姐潘飞燕跟着过来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