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尾语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卷尾语(1)

2018-12-04更新

第二卷卷尾语

我很喜欢日本导演黑泽明拍的一部电影,叫做《七武士》,很多朋友可能都看过了,我这里就不赘述了,不过提一点,这部电影里面,讲了三个群体,一个是凶狠暴戾的强盗,一个是备受苦难、麻木无知且狡猾的农民,还有一个,则是以勘兵卫为首的七武士。

电影里面,有一个我记忆很深的情节,一个叫做菊千代的武士,喝醉酒之后,大声嚷嚷:“我真想把这个村的人都杀了!没有比农民更坏的东西!他们有一本正经的面孔,一个劲儿的行礼……吝啬、狡猾,软骨头、心眼小,狠毒,该杀!”

似乎他和农民有着不共戴天的立场。

可明眼人不难发现,他可能和自己口中的“秽物”有着斩不断的牵绊。

果不其然,紧接着他调转矛头——“是谁变的?!你们武士!强盗要来,就要把庄稼都烧掉!”

让农民们变得如此“吝啬、狡猾,软骨头、心眼小,狠毒”的,不是他们自己,而是那些骑在他们头顶上拉屎撒尿的“老爷”们,是这个该死的世道。

回到我们的故事里来,我想说的,小木匠从来都不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、大豪杰,他一来没有师出名门,跟着一个到处盖房子、破邪法的酒鬼师傅到处颠沛流离,二来也没有受到过什么正式的教育,学到的知识、会的字和阅历,都是从鲁大那儿得来的,他之前最大的梦想就是活下去,然后当一个小木匠,安安稳稳地过日子。

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厉害人物,甚至在很久以前,他还只是一个在野地里,跟野狗、野猫抢东西吃的孩子。

所以我总说他是野狗一般的少年。

有句老话说得好,“宁为太平犬,莫作乱离人”,命贱到这个地步,的确是连野狗都不如了。

但他是如何活到现在这样的第二卷呢?

没有点儿东西,怎么可能活下来?

所以大家就瞧见了,在本文最后两章之时,小木匠表面憨厚,却在那一瞬间的决绝。

或许之前他曾经做过大量的思想建设,但最终的那一瞬间,他没有任何的迟疑,没有犹豫哪怕是半秒钟,哪怕他是第一次结束一个活人的性命,都没有停顿,抽刀挥击,随后补刀心脏,所有的动作都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

这便是他活下来的一个原因。

我不确定你们会不会喜欢这样一个外表和内心有着一定差距的男人,但事实上,他就是那样子的,而这些与所谓的“礼义仁信”一点儿都不搭。

他仅仅只是想活下来,或者说想要让那些给予过他温暖的人活下来。

就是这样,没别的。

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感觉,但在寒雪刀出鞘,在整个卧室都洒落出灿烂刀光的那一瞬间,我反正是很爽的。

这感觉,就好像是科恩兄弟的新片《巴斯特middot;斯克鲁格斯的歌谣》第一章节里面那个白衣白马,弹着吉他唱着民谣的终极杀手老巴,当他用绚丽得让观众直哆嗦的枪法,连着杀了八个枪手的时候,第九个枪手出现,然后一枪。

一袭白衣的恐怖魔王老巴倒下了,第九个枪手手起枪落,结束战斗,然后离去。

妈的连一个正面镜头都没有。

这个贼有意思。

所以我也觉得小木匠一刀斩杀了鬼王吴嘉庚,也挺有意思,而且贼有意思……

说回到了鬼王,事实上,我查阅资料的时候,当时在丰都、石柱、武隆、彭水、涪陵、忠县、垫江县一带袍哥会的首领,也就是文中鬼面袍哥会势力范围的首领,叫做吴忠怀,资料里面记载此人,说他出身于一个农民家庭,有三个兄弟,七个姊妹,他排行老五,曾经跟人学过点私塾,“少有奇志”,后被湘南一个茶叶商人招为女婿,颇有钱财,又跟随着一个算命先生,学了许多白莲教的东西,最终成为了那一带的袍哥会首领。

至于后面,可能涉及和谐,就不说了,反正此人罪恶多端,干了许多的坏事,后来在与重庆大佬,也就是“程兰亭”的原型火拼时死去。

资料上记载他“一刀中腹,破口大骂,复一刀,毙”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