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章 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(2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七十章 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(2)

2018-12-04更新

如果有,那么我会在极为有限的电影时间里,带着大家去瞧上几个非常值得一说的画面。

画面一:小木匠从酒店出来,准备去附近药店买药,而在酒店的角落,顾白果与虎皮肥猫对上了眼,两者眼神交流,而虎皮肥猫还挥舞着肉呼呼的前爪,似乎在说些什么,随即顾白果的眼神,变得坚定起来。

画面二:顾白果在阳台煎药的时候,不经意地瞧了一眼鬼王留存下来的药品,随后专心致志地去看火候。

画面三:几人吃饭的时候,虎皮肥猫在卖萌,鬼王摩挲着它肥嘟嘟的身子,而顾白果与小木匠两人的目光,隔空相对,旋即收起。

画面四:鬼王服药的时候,顾白果从背后递给了小木匠一颗药丸。

画面五:小木匠将那把寒雪刀,很随意地放在了卧室床榻的边缘,然后认真听讲……

……

无数的画面掠过,最终定格在了鬼王那几乎凸出来的双眼,以及震惊到不知道如何表达的眼神之上。

这一刻,他飞了起来。

是的,他如何不震惊呢?

怎么回事?

这把刀,太TM的快了,快到他完全没有办法将小木匠身体里的万虫五蛇丹给引爆。

在头颅飞起的那一瞬间,他满脑子想的,都是“为什么”——为什么这个“好徒儿”,能够突然间醒过来?

为什么他会毫不犹豫地对我下手?

为什么这把刀,TM这么快?

有太多的疑惑,让他难以理解,按道理说,他这迷药的配方即便是内行人都难以知晓用处,他先前表现出来的倾囊相授,也让小木匠感激不尽……他所有的谋划都马上结束,即将见到成果了。

那么,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模样呢?

他有太多的不解和疑惑,以及不舍,导致他在头颅飞起之前,意识犹存之时,没有办法将之前的威胁给兑现出来。

这一切,实在是太快了,快到他堂堂一代鬼王,都没有办法反应过来。

而当他意识到自己居然被一小人物给暗害,偌大的酆都鬼王招牌,在这小阴沟里翻了船的时候,想要念诵那诀咒,让面前这凶手万虫蚀心的时候,意识已经飞快地离他而去。

伴随着他一起的,还有宛如喷泉一般的鲜血,从破开的脖颈处喷出。

血柱不断地击打着天花板,又跌落而下。

一代枭雄,酆都鬼王,这个曾经让川东地区群雄为之色变,小孩都不敢夜啼,让整个渝城袍哥会日夜难安,这一次川东博弈大战的主事人,一个注定要被西川江湖写进书里面的大人物,却最终死在了一个当时几乎没有什么名声的小木匠手中。

这消息若是传出去,说话的那人必然会被当众赏一个大耳光,然后给当做传谣者扭送官府去。

但这世界上,许多事情,都是由小人物推动的历史。

事实上,曾经发生在地球另外一端、影响了整个世界格局的那一场大战,正是一名叫做加夫里若middot;普林西普的塞尔维亚青年,在萨拉热窝挑起的。

长刀划过,鲜血喷脸,小木匠心中惊惶不已,但脑子里拟定的计划,却让他再一次挥起了刀。

这一次,却变成了直刺。

刀尖贯通了那一颗还在“噗通”跳动的心脏。

紧接着,小木匠刀劲一吐,那颗强劲而有力的大心脏,瞬间被力道给绞得粉碎,化作肉沫。

感觉到面前这个可怕的鬼王,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,小木匠方才缓过一口气来,瘫软在血泊之中,感觉到一阵说不出来的眩晕。

这是他第一次杀人。

没有谁是天生暴戾的凶人,面对着亲手结束的这一段生命,小木匠的心脏扑通跳个不停,感觉好像是经历了一场噩梦。

如果有可能的话,小木匠是不想杀人的,甚至跟鬼王和睦相处也是极好的。

但问题在于,他必须自卫,不然死的那个人,就是他了。

这还不要紧,如果鬼王紧紧只是谋夺他的性命,看在对方传道授业的份上,他都还能够保持几分敬畏之心。

但鬼王千不该万不该,他不该对虎皮肥猫和顾白果动杀心。

特别是顾白果,当鬼王执意将顾白果给留下的时候,小木匠就已经别无选择了。

他那个时候的脸上露出了温暖的笑容,而心,却冰凉如铁。

他啊,并不是什么高大全的人,终归到底,十几年前的他,不过是民国野地路边的一条野狗。

他师父鲁大曾经给过他一些温暖,这是他活在这个悲惨人世间最珍贵的东西,但在前不久的时候,这点儿温暖却被人给无情地剥夺了。

而那个时候,小木匠却没有一点儿办法去阻止、去挽留。

现在,顾白果是他师父鲁大之外,又一个能够给予他温暖的人。

没有人知道,像野狗一样的他,为了保存住那一点儿温暖,会迸发出多么强大的潜力。

鬼王也不知道,在他的眼中,跟前的这个年轻后生,“乖徒儿”,只不过是一个没甚江湖阅历、浑浑噩噩的年轻人,给他足够的甜头之后,他就会被这一切给冲昏了头脑,最终死在他的手中。

但人就没有错么?

即便是鬼王这样曾经统领一方群雄,执掌一地霸权的强悍人物,终究也是会犯错的。

因为他完全低估了一个小人物,在那种极端压力的境况下,会有怎么样的成长……

“吱呀”……

卧室门被推开了,有人想要进来,却被躺在血泊中的小木匠叫住了:“别进来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