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九章 死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六十九章 死(1)

2018-12-04更新

  瞧见顾白果的一瞬间,小木匠的心脏顿时就跳个不停,有些结巴地问道:“你、你来干嘛呀?”

  顾白果笑了,眉眼儿都眯了起来,说道:“你不是说等你闲了就过来找我玩么?我发现你没有来找我,我就过来了啊——我怕你回头就把我给甩了,自己个儿偷偷跑去锦官城了,所以就来看一眼嘛,结果你没在,你朋友却在这儿,还给我开了门,我就进来了……”

  小木匠瞧了鬼王一眼,瞧见那家伙笑眯眯的样子,仿佛人畜无害,顿时就有些头疼了。

  他对顾白果说道:“我这两天有事,忙不过来,你先回去,等过两天我再去找你。”

  他瞧见顾白果这模样,显然并没有想到眼前这侏儒就是先前江滩上的鬼王,于是赶忙将她给赶走,免得遭了横祸。

  然而这个时候,鬼王却缓声说道:“我瞧白果挺有意思的,她想留这儿,就让她留着呗。”

  小木匠陪着笑说道:“师父,她就是一不懂事的小孩,只会捣乱的……”

  鬼王的脸色却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,冷冷说道:“我看不是她不懂事,而是你不懂事吧?”

  这简单一句话,让小木匠顿时就有了一种被人看得透透彻彻的感觉。

  很显然,鬼王并不想将顾白果给轻易放走。

  明白了这一点,小木匠却反而变得轻松了许多,先前一直很纠结的想法,此刻却得到了答案,于是笑了起来,对鬼王说道:“我刚才只是觉得白果可能会打扰到您的静修,现在想了一下,我这药倒是买回来了,但我也不会煎药啊;白果出身于大雪山一脉,世世代代的医家,有她在,一切问题都解决了……”

  他轻松的状态感染到了鬼王,那侏儒脸上原本有些阴沉的神色也变得轻松了一些,点头说道:“果真?那可真的是太好了。”

  小木匠对顾白果说道:“白果,这不是我朋友,而是我新拜的师父,很厉害的,只不过他受了些伤,我这儿去买了一点药,你一会儿帮忙煎一下——对了,先前江老二受伤,你是打算怎么煎药的?”

  顾白果有些疑惑地看了鬼王一眼,虽然很惊讶,但还是礼貌地问了好。

  鬼王十分和善地点头微笑。

  顾白果这才回答道:“托了苏姐姐的关系,酒店的人说可以借用他们的厨房,也可以在天台上用小炉子煎药,不过不能太大动静……”

  他话都还没有说完,鬼王便直接说道:“那就在阳台上吧,不用跑来跑去那么不方便。”

  顾白果一副“傻白甜”的样子,拍手说道:“好呀,好呀……”

  小木匠让顾白果去弄炉子,却给鬼王瞪了一眼,说你一大男人,好意思让一个小女孩跑来跑去么?赶紧去,顺便把午饭给弄回来。

  小木匠感觉鬼王有点儿不放心顾白果,所以才出此言。

  他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,而是微笑着说道:“也好,这儿我比较熟悉……”

  他将药给放下,然后下了楼,去大堂那儿与侍者说起。

  侍者此刻已然知晓了小木匠的身份,就算是不看在苏慈文的面子上,也会屁颠屁颠地巴结,当下也是立刻就做了安排,还让准备派人上去弄。

  小木匠怕他们进屋瞧见鬼王,便让人送到了门口就好。

  随后他又去点了餐,这才回到三楼。

  刚刚回屋,没一会儿,送火炉、药罐和午餐的两批人都到了,小木匠把卧室门关着,让人送进来,然后关了门,顾白果这才出来。

  她将火炉弄到外面去,开始拿着那些采购来的药材煎服,而鬼王则在屋内指导着。

  小木匠一边整理餐桌,一边留心着那儿的动静,发现鬼王却是将自己在庄麻子那儿采买的东西,和几样药材,给留下了。

  随后他很自然地放到了一边去,也没有解释要干嘛。

  小木匠看在眼里,却显得十分平静,残酷的生活教会了他太多东西,所以抛在了脑后,完全不在意地招呼大家过来吃饭。

  因为担心鬼王吃不惯西式餐饮,所以小木匠叫了些中式的家常小菜,以及一煲老母鸡汤。

  不过鬼王身受重伤,胃口其实并不太好,简单吃了一些,便停了筷子。

  反倒是小木匠和顾白果战斗力超强,将这一大桌子的菜都给吃完了,而且顾白果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的油花,得意洋洋地说道:“跟着姐夫你,真的是吃香的喝辣的,美滋滋啊……”

  小木匠笑了笑,却没有说话。

  吃过饭,让酒店的人过来收拾就好,等到了午后,顾白果去看药的火候,而鬼王则与小木匠聊起了他这一脉的实用之道来。

  鬼王这一脉,《灵霄阴策》是基础,总共有九转境界,就算用一辈子的精力来钻研,都会觉得浩瀚如海,难以抵达彼岸。

  而除了灵霄阴策,他还有三门独门手段,分别是“探云手”、“登天梯”和“落魂幡”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