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 鬼王传道(2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六十六章 鬼王传道(2)

2018-12-04更新

  他像野草一样的生长到现在,若没有一点儿底层人民的小狡猾,能活到现在?

  是故,小木匠磕头就拜,鬼王瞧见,老怀大慰,笑着说道:“好、好、好,你叫我一声师父,咱们爷俩儿这名份也就放下了,一会儿我打坐回气,缓过来了,便把我这毕生所学的精华,都传予你,让你传我衣钵,也让我能够后继有人,不辜负老头子以及祖辈心血……”

  他满口承诺,却半句话都不提帮小木匠解毒之事。

  很显然,这拜师的事儿,虽然让鬼王的心思放松一些,但他到底还是没有信任得过小木匠。

  毕竟两个人认识的时间,也就这一个时辰而已。

  小木匠毕恭毕敬地点头,说好。

  鬼王倒是个说干就干的实干家,当下也是让小木匠与他一起,盘腿坐在床上。

  他一边自己运气,一边也指导小木匠的行气之法。

  这各家修行,自有讲究,彼此都是不秘之传,但殊途同归,论起来,都是将天地之间游历的“炁”,化作己用,存于丹田之内。

  这个“炁”的说法纷纭,后世对它又有一个新定义,叫做“暗物质、暗能量”。

  当然,这些就太过于科普,搁下不提。

  但既然如此,那为什么有的宗门出来的人厉害无比,而有的人一辈子,都只是在三四流的边缘徘徊呢?

  这里面就得讲到行气时,对于人体的锤炼和经脉的扩展,以及许多秘而不宣之事。

  对于这些,小木匠按照鲁班经所言去修行,虽然得了莫道士的提点,但到底还是混沌不清,就仿佛大雾天看东西,模模糊糊,总是感觉欠缺一些什么。

  这个时候,鬼王便不厌其烦地跟他说起来。

  按理说,鬼王并不是一个好的传授者,他讲的东西太急了,又理所当然地觉得小木匠与他一般水平的理解,若是搁了旁人,说不定早就懵了。

  但小木匠却不一样,他小时候学木工活儿,一个小玩意,他能够雕一整天,练就了极致的专心,以及对细小入微之物的强烈感受。

  这品质转到了修行上来,道理却是相通的。

  所以鬼王一番扯,他囫囵吞枣地记下来,顿时就有一种醍醐灌顶的畅快感。

  困扰他几个月来的许多问题,此刻都得到了解决。

  就好像是蒙了雾水的玻璃,给擦了去,天地之间,顿时就是一阵明朗通透了。

  徜徉在这修行知识的海洋中,小木匠浑身暖洋洋的,感觉无比通畅,不知道过了多久,却听到鬼王说道:“好,这《灵霄阴策》算是讲完了,它出自于茅山的《登真隐诀》,又经过我那祖师爷改编,乃行当内的上品之法,我正是凭借此法,二十岁后,在西南之地闯下偌大名头的。你好好记住,明日我再教你实用之术。”

  小木匠赶忙拱手,说好的,多谢师父。

  他准备回客厅沙发上歇息,但鬼王却让他就在房间里睡,万一有个什么变故,也好有个照应。

  小木匠起初推脱,但瞧见鬼王执意如此,也没有再坚持。

  他去了浴室,洗了澡,换了苏慈文给准备的衣服,回来躺下时,瞧见鬼王已经躺在一边,没有了动静。

  他睡觉的时候,呼吸很细,而且间隔许久,仿佛龟息一般,而这正是那灵霄阴策的表现。

  小木匠躺在床上,却有些睡不着,想起今日遇到的种种事情,各种关系和可能在脑中纠葛,让他头疼,而随后又想起了刚才鬼王传授的灵霄阴策,在脑海中不断诵读,不知不觉,终于睡了过去。

  而等小木匠鼾声渐起,一旁仿佛睡着了的鬼王却突然坐直起来。

  他眯着眼睛,仔细地打量着身边熟睡中的小木匠。

  这位曾经让整个渝城都为之恐惧的侏儒,双目之中,却浮现出了一抹奇异的神色来……

  就在这时,窗外却传来一声猫叫:“喵呜……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