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局中局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五十九章 局中局(1)

2018-11-29更新

  那一缕黑色气息融入小木匠胸口,完全没有任何的痕迹残留,仿佛刚才小木匠瞧见的,完全只是幻觉而已。

  他愣了一下,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,而突然之间,他的脸色一黑,感觉胸口仿佛被八磅锤重重击打一样,砰砰砰,胸膛的骨头都仿佛碎裂成了一节一节,而肺腑之间的内脏,也产生了巨大的力量震荡……

  这变故使得他如遭雷轰,刚刚张开嘴,“哇”的一声,一口血箭便射了出来,落到了前方的石头上面,居然硬生生地射出了一个碗口大的孔洞来。

  这,是怎么回事?

  小木匠瞧见那孔洞,顿时就愣住了,实在没有搞明白怎么自己一口血,就弄出这么大动静来。

  而顾白果瞧见小木匠这边吐了血,顿时就慌了神,一把抓住小木匠的手,着急地问道:“怎么了怎么了,姐夫你怎么了?”

  她满目担心和慌张,表现得格外焦虑,而小木匠却拦住了她,指着张启明藏身的方向,低声说道:“小心。”

  顾白果不说话了,而是担心地看着小木匠,欲言又止。

  小木匠一口血吐出来,先前的那股难受劲儿却是没有了,反而觉得浑身暖洋洋的,经脉通畅。

  他气聚丹田,然后推动,发现之前凝滞、甚至完全无法流通的经脉关节,此刻却是通常无比,甚至滑溜得很,而这经脉一通,劲气的调动就显得格外灵活方便,各处的力量以及敏捷度,都大大地提升了上去。

  甚至连他日常的修行,都能够获得极大的提升,习练周天的回数,也将大大增强。

  正是知晓了这件事儿,小木匠方才惊讶,回想起刚才那条古怪的尾巴,他顿时就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——廖二爷的那头黑色蛟灵,却是逃到了他的身体里来。

  这是为什么呢?

  现场这么多人,它为何偏偏跑到自己的身体里来?

  是因为凑巧路过,还是觉得自己的威胁不大,又或者说……只有他,听懂了那蛟灵吟唱之时,所表达出来的意思?

  精神共鸣?

  小木匠心乱如麻,既对自己身体的变化感觉到惊喜,又害怕这蛟灵对自己心存不善,回头害了自己。

  而就在他慌乱无比的时候,在另外一边,那匆匆赶到的渝城袍哥会闲大爷长江蛟陈仓,却是率着手下众人,朝那鬼王一行人发起了攻击来。

  鬼王将廖恩伯击杀之后,已经算是完成了目的,而且他也受了伤,不想久留,转身就要率着人离开。

  然而陈仓瞧见廖恩伯惨死,心中悲恸无比,哪里会放任他离去?

  当下陈仓也是拼死将鬼王吴嘉庚留住,不让他有任何机会逃离,这两人斗作了一团,战况激烈无比。

  不但如此,陈仓带来的这几人,个个都是渝城袍哥会从各地抽调过来的精锐之辈,而且彼此之间的配合也很有默契,只几下,便将局势给稳定了下来。

  而这个时候,在更远的江滩上,还有源源不断的人员赶过来。

  这江滩虽然离城区有一段距离,但毕竟也是渝城之内,是渝城袍哥会的地盘。

  所以援兵源源不断,这也是应有之事。

  而且陈仓来得也刚刚好,正巧是廖恩伯拼死相搏,伤了鬼王,使得那鬼王即便是一身技艺,强悍凶猛,但最终却没有先前那般灵活有度,在那陈仓的咄咄逼人下,原本颇有大家风范的鬼王,居然有了些颓势。

  当然,并不是说陈仓有多么厉害,而是因为鬼王完成了自己的预计目标,而此刻又身处险境,所以有了撤退的心思。

  人心思退,手脚自然会慢上一些。

  此刻的鬼王,伸手召回了那一杆大旗,落在手中,不断挥舞,不与陈仓作正面交锋,而其他几人,则被跟着陈仓过来的渝城袍哥会高手给围攻了,节节败退。

  那几人也是厉害之辈,但毕竟心中比较虚,特别是那个叫做李老二的家伙。

  他本是渝城袍哥会的人,却做了二五仔,出卖了廖二爷,让廖二爷中了剧毒,这才有了刚才的结果,此刻他即便是戴上了鬼面,但面对着这些曾经的帮中兄弟,他顾虑重重,几乎是在第一回合的交锋之后,就有了退意。

  他一直游走于战圈的边缘地带,而当对方的注意力被旁边几人吸引住的时候,他便直接抽身,跑到了江边处。

  那个地方,却正是小木匠先前布局作伪的江边。

  那儿江水湍急且深,人入其中,不一会儿就能够潜入江中,然后水遁而去——当然,这个得水性好才行。

  小木匠选中那儿,李老二也选中了,他快步跑到了这里来,从那约摸四尺的石头上直接一跃而下,跳进了那湍流的江水中去。

  一入那冰冷的江水,李老二浑身反而热了起来,心中充满了逃脱升天的庆幸。

  这回一折腾,他在渝城袍哥会是待不下去了,不过没关系,且不说鬼面袍哥会马上就要占据渝城,就算没有,他一样是立了大功,到时候回到鬼面袍哥会盘踞的酆都一带,他至少也是一堂口香主,远比现在跟着别人屁股后面转悠要来得快活。

  这么一想,他越发激动,不断地往江底潜去。

  之前的计划里,这江上会有船来接应,只要他登上了船,一切就安全了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