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飞剑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五十章 飞剑

2018-11-26更新

  什么?
  
  程寒之死,以及后面一系列的事情,程兰亭其实早就知道,而且还在他计划之中?
  
  听到李金蝉的分析,小木匠顿时就有些懵了,心脏扑通、扑通地跳着,却是不敢往深处想去,因为越想,他越觉得浑身冰凉,仿佛整个世界的信念,都要崩塌了一般。
  
  程寒,可是他的儿子啊!
  
  这,怎么可能?
  
  就在小木匠满心慌张的时候,却听到锦屏道人厉喝一声:“谁?”
  
  小木匠身体顿时就僵直了,害怕得不行——他对青城山这两位道士的脾气和秉性并不是很了解,而此刻自己偷听人家谈话,要是被当场抓住了,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后果呢?
  
  锦屏道人会把他赶下巨鳖,还是会……
  
  他都不敢去想,而这个时候,左边不远的江面上,却是波涛泛起,紧接着有人回应道:“连云十二水寨黄龙寨水军统领,曹炳琨……”
  
  另外一人说道:“长安刀客司徒柞……”
  
  又有一人说道:“赣西梅山教王金鹏……”
  
  三个声音落下,报上了名号之后,齐声喊道:“拜见青城山两位道长。”
  
  江面上这般热闹,不但是装睡的小木匠,旁边的顾白果、苏慈文和江老二都醒转过来。
  
  小木匠将依偎在自己怀里的顾白果给扶正,然后站起了身来,循声望去,借着淡淡的白月光,瞧见在巨鳖的前方和左右,各有一艘快艇,将他们给围住。
  
  那快艇跟先前陈龙送他们出城的船很像,只不过更加狭长一些,而上面的成员也少,差不多每一艘,也就三五人。
  
  听到对方报上名号,小木匠就知道事情有些糟糕了。
  
  连云十二水寨和梅山教,这些人,可都是与此番争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  
  他们在这深夜,出现在江面上,将他们的去路堵住,想都不用想,便知道准备要干嘛。
  
  小木匠捏了捏拳头,显得很紧张。
  
  他倒是不担心自己,毕竟真正干起架来的话,他一个密子往江底里一钻,那帮人未必能够奈何得了他,但问题是顾白果和苏慈文怎么办?
  
  浑身是伤、几乎没法动弹的江老二,又该怎么办?
  
  他这边满心忐忑,而另外一边的青城山道人,却显得十分淡定,李金蝉走上前一步,目光在三艘船上来回巡视一番,然后缓声问道:“既然见过了,没事就退下吧,不要挡路。”
  
  他这话语,倒是与他一贯的性格很符合,那便是冲天的傲气,鼻孔朝天。
  
  那几个领头的人大概也是没有见识过这般高傲、不留情面的人,都有些发懵,让场面显得有些僵硬。
  
  紧接着,拦在正前方的那位黄龙寨曹统领干笑了几声,大概是想要将冰冷的气氛给打破。
  
  随后他说道:“锦屏道长,李道长,我们背后的东家让我们过来,给您们带句话……”
  
  他停顿了一下,方才说道:“我们东家说了,今日之事,乃袍哥会内部争斗,还请青城山卖个面子,不要插手;至于与贵门韩旭小道长的误会,是我们的过错,等日后分了胜负出来,到时候我们东家定然亲自前往青城山,登门赔礼道歉。”
  
  说完,他双手抱拳,朝着这边郑重其事地躬身行礼。
  
  与他一起的,还有左边以司徒柞为首的四人,和右边以王金鹏为首的三人,也齐刷刷地躬身行礼,显得十分客气。
  
  但客气的背后,却是一种说不出来的严肃,以及不客气。
  
  很显然,不过李金蝉等人选择不合作的话,他们会选择毫不犹豫地出手,将他们给拦截下来。
  
  然而这种连小木匠都瞧出来的局面,李金蝉和锦屏道人却完全感受不到,那李金蝉居然还反问起了对方来:“你们东家……是哪个?和我很熟么?”
  
  这话儿一出,江面上的气氛顿时就变得凝固了。
  
  一阵阴风吹来,气温仿佛都变得低了几分。
  
  那位曹统领低下了头去,几个弹指之后,他又缓缓地抬起了头来,阴冷地说道:“看起来,李道长似乎对我们这些人十分不屑啊,完全没有把我刚才说的话语,听进去呢。”
  
  李金蝉却是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不是啊,给面子这事儿,并不是那么简单的,我好歹也得知道,我卖了谁的人情啊?”
  
  曹统领阴沉着脸,缓声说道:“两个月之后,这渝城的主人是谁,谁便是我们的东家。”
  
  他停顿了一下,看着李金蝉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这么讲,您听清楚了么?”
  
  李金蝉挠了挠头,说我还是没有搞懂——你的意思,是让我现在滚回青城山去,等到两个月之后,再过来瞧一瞧,这渝城的主人,到底是谁对吧?
  
  曹统领点头,说对了,这回没错。
  
  李金蝉又问:“我非得等到那个时候,才能够知晓,我卖了谁面子?而那个时候,那个家伙又能够给我什么好处呢?我倒是想听一听……”
  
 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不远处的长安刀客司徒柞就恼火了,直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:“老曹,这家伙装疯卖傻,在耍我们呢。”
  
  他说完,从腰间摸出了一把造型奇特的大刀来。
  
  这刀下窄上宽,顶端处仿佛给斩断一般,露出锋利的刀刃来,落在他的手中,仿佛一头随时准备扑出来,吞噬人的凶兽。
  
  而另外一边,那梅山教的王金鹏也冷笑着说道:“别以为凭借着一头成精了的大王八,就可以小瞧我们……”
  
  这两人火药味十足,而曹统领则直勾勾地盯着李金蝉,问道:“李道长,果真如此?”
  
  李金蝉瞧见这帮人撕破了脸皮,也没有继续装傻,而是洒然一笑,颇为傲气地说道:“这么说吧,不管你们那个背后的东家到底是何人,在这西川之地,我们青城山的人,想去哪儿,就去哪儿——不管是刘湘的军政堂,还是你连云十二水寨的总盟寨,只要我们想去,就没有人敢拦着……”
  
  说完这傲气冲天的话语,他冰冷的脸上,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来。
  
  他一字一句地回复道:“说完这些,你们,还打算拦住我们的去路么?”
  
  妈的!
  
  曹统领一众人等给这狂傲不羁的话语给气得火冒三丈,却听到“刷、刷”的声响,三艘快艇,十来个人,全部都拔出了兵刃来,准备与这边拼斗了。
  
  而眼看着战斗即将打响,小木匠攥紧拳头,准备开打,却听到那李金蝉冷冷喊了一声:“除魔,剑来。”
  
  唰……
  
  一道让人头皮发麻的长剑出鞘声响起,李金蝉背上那个用布包裹的长剑飞起,腾身落到了半空中去。
  
  紧接着,它悬在了众人的头顶数丈处,发出了“嗡、嗡、嗡”的响声来。
  
  那响声,仿佛蜜蜂振翅,却又响亮数倍,让人心头忍不住地一阵慌张。
  
  飞剑,这是飞剑啊……
  
  不光是拦住他们的这十几个人,就连跟青城山站在一起的小木匠,瞧见这场景,也给震惊到了,嘴巴张开,却说不出话来。
  
  飞剑啊!
  
  这可是传说中的手段,在话本小说中,只有那仙人方才能够以气驭剑。
  
  而此时此刻,居然就活生生地出现在了众人眼前。
  
  瞧见那把黑色长剑在半空中发出让人心惊胆战的嗡嗡声响,拦在前方的曹统领脸色数变,最终居然认怂了:“前辈,打扰了。”
  
  说完话,原本气势汹汹的一伙人,却是调转船头,朝着远处划开了去。
  
  这边是飞剑的威慑力。
  
  他们那个速度哟,快得让人惊诧,仿佛慢了一步,那把悬在半空中的剑,就要戳到他们的屁股一样。
  
  而瞧见这帮人退散了去,李金蝉却并没有乘胜追击,而是冲着逃离的曹统领喊道:“告诉你们东家,青城山是讲道理的地方,也心系黎民百姓的疾苦,你们要做大事情的想法我们能理解,但不要波及寻常人,不然事儿闹得太大了,可别怪我青城山不讲道理……”
  
  一个“讲道理”,一个“不讲道理”,却是将青城上当下的立场说了明白。
  
  已经离得远远的曹统领回复道:“我会回去,禀告东家的……”
  
  那帮人远遁而走,小木匠终于忍不住了,朝着那李金蝉拱手,然后问道:“李道长,那帮人可是随意屠了整个村子啊,你就这么让他们走了?”
  
  他也是急得,而且年轻,所以才会这般说起,而听到这话,李金蝉伸手,将那把剑接在手上,然后回身入鞘,这才瞥了他一眼,缓声说道:“你想管?那你去追啊,我不拦着你。”
  
  小木匠给一句话噎得半死,张了张嘴,终究没有在说话。
  
  变故不再,大江又陷入一片宁静,小木匠刚才说错了话,也没有言语,一路沉默,那巨鳖逆流而上,差不多到天蒙蒙亮的时候,终于抵达了朝天门附近。
  
  为了不惊扰寻常人,他们并没有靠着码头停下,而是找了个少人的江滩靠岸。
  
  众人上了岸边,那巨鳖沉入江中不见。
  
  锦屏道人对小木匠这边说道:“往前再走一刻钟,便到朝天门了,我们已经送你们进城,就此别过吧。”
  
  说完,他与李金蝉转身离开,而四眼小心地朝着小木匠挥了挥手,也跟了去。
  
  不一会儿,他们消失在了清晨的浓雾里去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