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扑空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四十七章 扑空

2018-11-24更新

  小木匠与灰须道人离开了讲义堂,而渝城双喜袍哥会的新任龙头坐馆程兰亭,则进入了最为忙碌的时候。
  
  举行仪式之后,他与各位前来观礼的名流,以及几个周边宗门大佬打过招呼,并且与军政两届的几个代理人约了拜访时间,处理完了一堆杂事之后,回到了讲义堂的西堂这边来。
  
  而西堂这里,包括头排闲大爷长江蛟陈仓,执法大爷梅扣肉,刚刚落选、但依旧位高权重的雍熙文,还有廖二爷,褚三爷等大佬在内的十三四人,正在等着他。
  
  程兰亭能否将坐稳这位置,将“程五爷”这称呼,改成“程龙头”,这才刚刚开始。
  
  在众人瞩目之下,程兰亭缓步走到了紫檀雕琢的龙头椅前,环顾周遭这些几乎能够决定整个袍哥会命运的人物,每一个人、每一张脸都看过去,随后方才缓缓坐下。
  
  这一坐,一股气息从他胸腹之中陡然生出,然后朝着天灵盖散发出去。
  
  他的眼睛变亮了。
  
  场中众人瞧见坐在了龙头椅之上的程兰亭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之间,却是有一种感觉,在心头油然生了出来——这个男人,仿佛天生就应该坐在那个位置上一样。
  
  霸气,从他谦逊而平静的脸容之中,淡淡地散发了出来。
  
  坐下之后,程兰亭平静地说道:“诸位,首先感谢兄弟伙们看得起我老程,让我坐到了这么一个位置上来。其次,我想说的,是对于一些人来说,这个位置代表着权力,代表着利益,代表着出人头地,但对我而言,这仅仅只是沉甸甸的责任而已,我能够从这上面获得的快活,远远抵不消我儿死去时带给我的伤痛。最后,我会发布我上任之后的第一个命令,那便是全帮警戒,从各堂口抽调精锐力量,组成紧急支援力量的预备队……”
  
  他开始发号施令起来,完全没有任何的客气和谦虚。
  
  事实上,众人将他选上来,也就是需要他的雷厉风行,以及相信他能够带领着渝城袍哥会,渡过此劫。
  
  正因如此,所以即便程兰亭没有太多的客套,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的不满。
  
  至少表面上是如此的。
  
  而接下来程兰亭的表现,也让渝城袍哥会最核心的这些人都感觉到了,让他当选,的确是一件明智的事情——因为他是最早知晓敌情,并且非常了解鬼面袍哥会的人,所以提前就做好了计划,如何应敌、如何调动、如何联络……他居然分配得井井有条,对于本帮人员的了解,他也十分可怕,细致到每个堂口的红棍去。
  
  如果是在以前,对于他这般的表现,不少元老心里都会有些顾虑,甚至反感。
  
  但现在,危急关头,必须得万众一心,所以也无人提出异议。
  
  一场会开下来,程兰亭基本上获得了大家的认可。
  
  便连地位甚高的廖二爷,以及几位闲大爷、三爷,都称呼他为“龙头”了。
  
  会散之后,各人离开,庞大的袍哥会如同机器一般,运转开来,而这个时候,程兰亭却叫住了那个显得有些失落的前龙头之子王存古,将他单独留下来。
  
  他对王存古说道:“存古,今日之事,我知道你心里有想法,所以特别留你下来,跟你聊一聊。”
  
  王存古听到,赶忙说道:“哪个龟儿子讲的?莫得这回事,程哥你来当这龙头也好,我反倒是落得一个逍遥自在……”
  
  到底是年轻人,虽然他极力辩驳,但言行语气,还是出卖了他。
  
  若是心底服气,又如何会说出“逍遥自在”这样的气话来呢?
  
  程兰亭微微笑了笑,伸手过去,拦住了王存古的肩膀,将他拉到了墙角处来,看着他,缓声说道:“存古,你父亲对我恩重如山,对我倾力栽培,我又岂是知恩不报、狼心狗肺之辈?我留下你,是想告诉你,这龙头坐馆的职位,我只会坐三年,三年之后,我就会退下来。”
  
  “啊?”
  
  面对着这位新晋的龙头坐馆,王存古王大少本来还有些不自在、不耐烦,然而此话一出,顿时就愣住了。
  
  他问:“为什么?”
  
  程兰亭继续说道:“明天早上,我会当众宣布,抽调精锐组成的预备队,你作为我的副手,将是预备队副队长,我不在的时候,你有全权指挥的资格。”
  
  听到这里,王存古终于回过神来。
  
  他肃然说道:“程哥,这怎么行呢?我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指挥和调动能力……”
  
  程兰亭看着他,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存古,现在的你,承受着丧父之痛,而我,则是白发人送黑发人,承担着丧子之痛——说起来,我们都是同病相怜之人,也是心怀仇怨之辈。我知道,单凭我自己的力量,是没办法去报那个仇的,所以我才会同意坐上这个位置。但你放心,等报了大仇,平稳局势,三年之后,我将会全力扶你上位,以报老龙头对我的大恩。”
  
  王存古十分感动地说道:“程哥,不必如此,这龙头之位,有德者居之,不必……”
  
  程兰亭却伸出了手来,严肃地立誓:“袍哥会的列位祖师爷在上,倘若我三年之后,不能将王存古王兄弟推举上位,我便天打五雷轰,死无葬身之地!”
  
  袍哥人家,对于誓言最为看重,程兰亭此言一出,原本还有些拿捏的王存古顿时就泪流满面起来。
  
  他伸过手去,紧紧握住了程兰亭立誓的手,感动地说道:“程哥,我老汉果真没看错你——你放心,接下来该怎么办,我一定全力配合,绝对不会让逝去的亡魂有任何的遗憾……”
  
  两个男人的手,在这个夜里,紧紧地握在了一起。
  
  ********
  
  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
  
  且说小木匠与灰须道人出了讲义堂,往外面行走,小木匠朝着那道人拱手,询问道:“还未请教道长法号?”
  
  灰须道人说道:“我虽作道人打扮,但并无出家,是个道教居士,所以没有法号,只有本名,叫做李金蝉。”
  
  小木匠赶忙称呼:“李前辈。”
  
  灰须道人冷冷说道:“你与我并非同门,甚至都算不得江湖后辈,就不要叫我什么前辈啦,带路便是。”
  
  小木匠本来还想与这位李金蝉攀些交情,聊一聊青城山之事,然而瞧见他这般态度,也就没了继续巴结的心思,点了点头,不再多言。
  
  这时程五爷的亲信陈龙找了过来:“且等等,五爷安排了船,让我过来带你们出城。”
  
  小木匠听了,点头说道:“如此最好。”
  
  先前的时候,他因为担心路上有人阻拦,进城无望,故而病急乱投医,找到了黄老七那儿去,险些落入敌手。
  
  好在他及时得救,逃过一劫。
  
  现如今要出城去,找到苏慈文等人,自然是坐船最为便捷,而且有着袍哥会的人护送,以及身边这位青城山老君阁的高手,显然是要安全许多。
  
  陈龙领着他们前往码头走去,小木匠与李金蝉在后面走着,心中感慨——那位程五爷当真是位了不起的人物,他即便是当了龙头坐馆,诸事繁多,竟然还记得他这么一个小人物,专门派了人过来操持此事。
  
  这样的人,他不当龙头,谁当龙头?
  
  来到了码头这儿,还没有等小木匠上船,便来了两个人,却是湖州会馆的苏三爷,以及他的保镖。
  
  显然,苏三爷是收到了信,知晓小木匠在这儿,所以才赶过来的。
  
  爱女心切的苏三爷拦住了小木匠,询问这几日失踪的事儿,小木匠告诉苏三爷,说苏慈文身体里面的那邪物,已经被他给除去了,不过会不会有后遗症,这个还得等回来了,找医家检查,方才能够知晓。
  
  苏三爷得知自己女儿无事,非常高兴,想要跟船过去,但被小木匠拦住了。
  
  小木匠将苏三爷拉到一边,将当前局势跟他说起。
  
  苏三爷做的是大生意,消息自然也很是灵通,他也收到了一些风声,所以听到小木匠的话语,到底还是没有再勉强,只是拜托小木匠,一定要将他女儿给送回来。
  
  到时候,必有重谢。
  
  与苏三爷谈完之后,小木匠上了船,这船是艘快船,不装货物,身型狭长,四人划桨,在江上行得飞快。
  
  程五爷除了派来陈龙,和四个操船之人外,还派了五个精锐汉子,个个都是码头上面摸爬滚打的好手,再加上李金蝉这位青城山的高手,几乎可以横行。
  
  船行江上,宛如利箭,不多时,便来到了城外下游。
  
  等到了子时左右,一行人除了留两个看船外,都上了岸,在小木匠的带领下,重新回到了那个村子。
  
  小木匠带着人半夜模进村子,来到了那个祠堂跟前。
  
  他按照先前的约定,学了两声狗叫,然后带着人翻墙而入,然而走进里面,却发现空空荡荡,没有一人。
  
  瞧见这场景,一路上都不怎么说话的李金蝉伸手,一把抓住了小木匠的脖子,冷冷说道:“你这是在骗我咯?”
  
  黑暗中,他身上的杀气浓烈不化。
  
  气温都降低了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