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胆魄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三十八章 胆魄

2018-11-21更新

  小道士四眼有些诧异,说:“找程五爷?为什么?”
  
  小木匠笑了笑,说现如今既然已经被鬼面袍哥会盯上了,若是想要不被追杀一世,自然得想办法,做点事情。
  
  四眼打小聪慧,听他这么一点拨,立刻通了,说了解,兄台果然厉害,短暂之间,居然能够将事情想得如此通透,四眼我是真的佩服了。
  
  小木匠却摇头,说不,我哪有想那么多,只不过是想了一下对方最怕我做啥,我便去做了就是。
  
  与四眼这边聊了一会儿,确定他师父很快回过来之后,小木匠又走到苏慈文苏小姐的旁边。
  
  而这会儿,她正好站在窗边,透着窗格子的缝隙,瞧着外面的天。
  
  小木匠之所以最后才找到她,一来是因为她的情况最好,用不着担心太多,二来则是因为先前泥沟之中的事情,至今回想起来,除了惊慌之外,还多了几分旖旎。
  
  他舔舔嘴唇,依旧还觉得有几分香味萦绕,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  
  那可是他从出生,到现如今的十六七岁,唯一一次那么近距离地与女性接触。
  
  这感觉,实在是太刺激了。
  
  不过越是如此,越觉得尴尬。
  
  特别是他也不知道当时那种情形下,这位苏慈文的意识到底是不是清醒的,又或者她是不是知晓跟自己有过亲密接触。
  
  先前一路奔逃,连命都不知道能不能存下来,所以也不用去想太多,而现如今稍微安定一些,他想了一会儿,终究还是无法逃避。
  
  他硬着头皮上前,开口问道:“苏小姐,你还好吧?”
  
  苏慈文回过头来,经过这一路的夺命奔逃和相扶相伴,她的大小姐脾气少了许多,反而生出几分亲近来,所以她点了点头,说没事,又问起了其他人的情况来。
  
  小木匠如实相答,苏慈文长舒一口气,说能逃出来,简直跟做梦一样。
  
  小木匠说:“苏小姐,你父亲拜托我的事情,我差不多已经办到了,在这件事情上面,还得多谢你的选择和决定,要不然,我恐怕活不下来。”
  
  听到他的话语,苏慈文有些羞愧地说道:“这件事情怪我,我是被鬼迷了心窍,居然选择相信它,到了最后,才知道自己不过是一头蠢笨如猪的猎物而已……”
  
  她又是羞愧,又是后怕,还有着几分难过,说着话,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起来。
  
  小木匠赶忙安慰,说每个人都只能够瞧见眼前的部分,这就是我师父所说的局限性,那家伙又是如此的狡猾,你被骗也很正常,唯一庆幸的,是你最终醒悟过来,配合我们,将那玩意给超度了去……
  
  苏慈文虽然难过,但终归还是开心多一些,见到小木匠安慰自己,不知道想些什么,脸色一红。
  
  她停下了话茬,小木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而这时,苏慈文却问起了小木匠来:“我感觉自己浑身有劲,一口气可以憋很久,而且周遭的东西物件儿,我即便是闭上眼睛,在脑海里也有大概轮廓,甚至能够感应到它们的变化……这是什么缘故?”
  
  小木匠想起她先前一刀斩断八档头的壮举,点头说道:“这个正常,那家伙想要鸠占鹊巢,从你腹中出生,再把你吃了,现如今神魂消散,留下来的,自然是毕生修炼的精华。”
  
  苏慈文揉了揉小腹左侧,说你说这个,便是精华?
  
  小木匠想了想,对她说道:“若不介意,我能够摸一下么?”
  
  他自然不想再与这位娇俏的苏小姐有身体接触,但此事关系到他任务的完成度,不可怠慢,只有提出这无理要求。
  
  好在苏小姐是新派女性,开口说道:“医者如父母,这有什么?”
  
  小木匠深吸了一口气,伸出右手,用指尖轻轻触碰了一下苏慈文的左侧小腹。
  
  他发现那儿的确有一个大小如鸡卵,不软不硬的肿块。
  
  不过之前的时候,它那儿散发着阴冷和恐怖,而此刻,却仿佛人的丹田一般,不断有热流涌动,朝着四周扩散开去。
  
  小木匠感应到了“炁”,采用那内视之法,观察一番之后,收回了手,对苏小姐说道:“那家伙留下来的东西,的确归你吸收了,这便是你如此精神的缘故,不过这东西对你到底是有利,还是有害,我却不知晓,回头让你父亲找那医学名家,专业的人来查探,或许能够给出建议来。”
  
  苏慈文听了,对她说道:“谢谢。”
  
  小木匠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别客气,我是拿了钱的。”
  
  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不知道为什么,脑海里浮现出了江老二刚才的话语,莫名地想笑。
  
  一圈谈话下来,等小木匠回去找顾白果的时候,发现她已经跟江老二包扎完,弄了两块木板,让他躺下睡去,而她也是困倦之极,眼睛都快睁不开了。
  
  小木匠本来还想跟她聊一下苏慈文腹中“肿瘤”之事,此刻却不好意思再打扰她,聊了两句,便让她睡去。
  
  事实上,这一夜奔逃,小木匠也是疲倦难当,强咬着牙了解各人情况之后,他也靠在顾白果的旁边,闭目而眠。
  
  他睡了过去,迷迷糊糊之间,感觉左边有人钻入了自己怀里来。
  
  他们的衣服都湿透了,虽然拧干了,但依旧潮湿,在这夜里,气温又低,应该是顾白果这小姑娘怕冷,报团取暖,小木匠困倦得眼睛都睁不开,没有去阻止,迷迷糊糊间,右边又多了一人,也抱着他。
  
  小木匠这时都已经睡着了,更是懒得睁眼。
  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听到有人在叫自己:“十三,十三兄……”
  
  小木匠听到,先前很遥远,慢慢地方才清醒过来,睁开眼睛,瞧见是小道士四眼在叫自己。
  
  而在他旁边,则站着一个灰袍老道。
  
  瞧见这个,他一激灵就醒了,睡意全无,下意识地想要爬起来,结果发现自己一左一右,都有人给紧紧抱着,让他没办法挣脱起来。
  
  顾白果倒还好,她到底还是个孩子,右边的苏慈文,却是不同。
  
  这女孩子已然张开了,如鲜花一般娇艳,此刻处于沉睡之中,眉头紧紧皱着,嘴唇红艳,仿佛抓救命稻草一般,抓着他的胳膊,脸颊贴着,散发着女子特有的香气,让血气方刚的小木匠,一时之间,却是起了反应来。
  
  这……
  
  小木匠颇为尴尬,小心翼翼地将手臂抽出来,安置好两人,然后站起身来,朝着那老道拱手。
  
  小道士四眼很是热情地跟双方介绍,说到小木匠时,说对自己有救命之恩,若无他,自己定然逃不脱那魔窟,而说到那灰袍老道,则说是自己师父,青城山的锦屏道人。
  
  那老道头发灰白,历经沧桑,脸上的沟壑密布,板着脸,显得十分严肃。
  
  他眯眼打量了一下小木匠,方才不冷不热地说道:“我听旭儿说了你们的事情,既然你救过他,就可以跟我提一个要求,只要不是特别过分,我都可以答应你。”
  
  他的话语颇为冷淡,小木匠能够感觉得出,那老道似乎有点儿不太喜欢自己。
  
  他抿着嘴,没有说话。
  
  旁边的小道士四眼赶忙说道:“师父,我刚才不是说了么?咱们能不能护送他们去渝城?”
  
  老道断然摇头,说道:“不可能。”
  
  四眼急了:“为什么?”
  
  老道指着场中几人,说道:“这儿去渝城,水陆两地,都有鬼面袍哥会的探子,带着这么一帮伤残过去,我如何能够照看得过来?还不如留在此处,将伤养好,这事儿才是稳妥,至于先前去往渝城,简直就是找死。”
  
  他倒也不是不近情理之人,没有一昧拒绝,而是简单解释了一下。
  
  这时顾白果、苏慈文和江老二都相继醒了过来,毕竟这么大的动静,他们也不可能睡熟去。
  
  听了灰袍老道的解释,大家都觉得在理。
  
  鬼面袍哥会是外地帮会,即便耳目众多,但不可能一村一户的搜查,毕竟他们的主力,还需去干其它的事儿,所以留在此处,有着锦屏道人守护,这才是最安全的。
  
  就在此时,小木匠已然想妥,他走到了那老道跟前,拱手说道:“既如此,那么我这几位朋友,就拜托道长了。”
  
  灰袍老道有些诧异:“你这么说,是要干嘛?”
  
  小木匠淡淡说道:“我打算独自一人进城去,通知程五爷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