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林间野餐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二十三章 林间野餐

2018-11-15更新

  苏慈文搞不明白了,问怎么还跑城外去了?
  
  小木匠耸了耸肩膀,耐着性子跟苏慈文解释起来:“若是往日,咱们蹲在这酒店里,安安稳稳过活就行,但问题是现如今渝城动荡,各路妖魔鬼怪横行,您家那位身份敏感,真要撞到个啥,出了事,谁也没法担待……这是其一,其二就是它昨天走后,我琢磨了一下,准备跟它来个约定,也得去城外谈……”
  
  苏慈文说什么约定?
  
  小木匠当即将昨晚顾白果说的下策和盘托出,然后诚恳地说道:“你与您家那位夫妻情深,彼此信任,这个我理解,不过我拿了你父亲的钱,就得较这个真,算是给你的小命多重保障吧,先小人后君子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  
  苏慈文虽然给那邪物忽悠得五迷三道,但到底商人家庭出身,又读了那么多年的书,基本的智商还是有的。
  
  她仔细琢磨了一会儿,噗嗤一声笑了,露出两排贝齿来:“你这个考虑得挺周到的,我还想怎么处理你和他之间的事儿呢,这样一来,倒是两全其美。”
  
  说服了苏慈文,大家也不再逗留,小木匠让苏慈文收拾点东西——不要那巨大的皮箱子,一两件换洗衣服就成。
  
  毕竟不会在野外待太久。
  
  然而苏慈文一番收拾,最终弄了一个大包袱来。
  
  小木匠有些无奈,不过不想在这种细节上面与苏慈文多做争执,只有忍了。
  
  这包袱,自然得小木匠来背,而那房间是苏家的长期包间,也没有退,三人收拾东西,下楼吃了早餐,随后离开。
  
  不过小木匠离开时,瞧见餐厅里角落坐着一人,很像是那天去工地的冈格罗先生。
  
  只是时间紧迫,为了避免节外生枝,他倒也没有过去打招呼。
  
  出了酒店,小木匠按照约定,带着苏慈文和拖油瓶顾白果,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、在顾白果怀里瑟瑟发抖的虎皮肥猫,去拜见了苏三爷,报备行程。
  
  苏三爷对去城外的决定也有些疑惑,毕竟在城里的话,不管如何,都好掌控一些。
  
  若是跑到外面去,真要出什么事儿,救都来不及救。
  
  小木匠用来糊弄苏慈文的理由,自然不可能拿来说服苏三爷。
  
  好在他感应到了“炁”,步入了行当,当下也是施展了几手“镇压黔灵刀法”的杀招,表明自己有保护苏慈文的能力。
  
  苏三爷虽是湖州巨商,但常年经商,行走江湖,却练就了不错的眼力,觉得小木匠当真一身好本事;不过他还是不放心,又请重金聘用的保镖瞧了,得到了确定的答复之后,方才点头同意。
  
  从苏三爷那儿出来已是中午,小木匠马不停蹄过了江,去王档头那儿拿了装行李的木箱子。
  
  王档头这回对小木匠那叫一个巴结,恨不得跪下叫爹了,还热情留了饭。
  
  小木匠本来想要拒绝的,但想起顾白果的饭量,最终还是半推半就留了下来。
  
  结果这一顿饭吃下来,饭馆阿姨连着蒸了三笼米饭都光了,后来没法子,去隔壁借了一笼饭,又弄了些苞谷、洋芋之类的杂粮,这才将那小姑奶奶填得半饱。
  
  王档头付完账,就没有那么热情了,绝口不提让小木匠留下来的话语。
  
  他大概是害怕小木匠留下来,顺带着顾白果这拖油瓶也跟着,照这饭量,说不定能够吃垮他。
  
  这年节,谁都是混点生活,还真的扛不住这么折腾啊……
  
  小木匠将苏慈文的行李塞进木箱子里,一个人背着,带着两个妹子一只猫,朝着城外走去。
  
  走出了老远,小木匠瞧着不断打饱嗝的顾白果,忍不住说道:“知道你是长身体的年纪,但也不要哈(傻)吃哈胀啊?吃坏肚子了怎么办?”
  
  顾白果怕小木匠误会自己太能吃,然后把自己给丢了,赶忙解释道:“我这人,长得跟别人天生不一样——别人只有一个胃,我却有五个,所以才会这样;不过这样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吃了一顿,可以顶十来天呢。”
  
  苏慈文很是惊讶,说真的?
  
  她从小上的是教会学校,崇尚的是科学,虽然对神神秘秘的事情也能理解,但太过于古怪的事情,还是能保持一定的判断。
  
  要说人的心脏偶尔也会长在右边,这个是有先例的,但人有五个胃,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
  
  人可不是牛。
  
  顾白果点头说是,小木匠却笑了,说道:“一顿能顶十几天?那你昨天不还是吃了那么多?加今天早上,还有王麻子那儿,算几顿了?”
  
  顾白果吐了吐舌头,调皮地说道:“我不是怕后面没时间吃饭么?先储备点儿。”
  
  几人出了城,小木匠却并不停留,继续往前走,苏慈文虽说是新派女性,不是那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大小姐,但体力到底还是有限,忍不住停下来抱怨,说到底要去哪儿啊,脚都快走起泡了。
  
  小木匠拍了拍背上的大木箱,说东西都在我这儿压着呢,我可没有说什么。
  
  随后又指着旁边蹦蹦跳跳的顾白果,说她比你小快十岁呢,也没事啊。
  
  苏慈文苦着脸说道:“你们都是行走江湖的高人,飞来飞去的都不算稀奇,我一介小女子,能跟你们比么?”
  
  小木匠不太喜欢苏慈文的娇气,说道:“一样是娘生爹养,有啥不一样?”
  
  苏慈文给嘲讽到,小姐脾气终于来了,跺着脚,说我不走了……
  
  两个大人争吵着,最应该被照顾的小女孩儿顾白果倒是站了出来,她放开了虎皮肥猫,不管那小畜生撒丫子地跑开,过来打圆场。
  
  她先是站在苏慈文的立场上数落了小木匠几句,随后又回过头来,对苏慈文说道:“苏姐姐,他也是怕撞到那些来渝城的江湖高人,所以才离得远一些的……”
  
  说罢,她又摸出了两块黑色的狗皮膏药来,给苏慈文贴上,又帮着揉了揉。
  
  到底是出医家的大雪山一脉,顾白果一番折腾下来,原本疲惫不已的苏慈文终于又生出了几分气力来,休息了一会儿,又跟着上路了。
  
  小木匠带着她们出了城,就不断地往山里的林子钻。
  
  这上山下坡的,爬上爬下,非常耗费体力,也难怪苏慈文会抱怨,不过小木匠并不在意,而是继续走着,只是会时不时驻足停顿。
  
  这停顿,倒不是要给苏慈文歇息的时间,而是在观察山势,寻望风水。
  
  他师承“鬼斧大匠”,学了一身建房的本事,而古代建房起地基之类的,最讲究的,就是风水之法,所以他对于观山望水这行当,倒也不陌生。
  
  如此走走停停,差不多到了傍晚时分,小木匠终于在一处小山坳处停下了脚步。
  
  他指着山坳边儿上的一条小溪说道:“今天就在这儿露营吧。”
  
  顾白果对露宿野外这事儿习以为常,但苏慈文却很难接受,要知道渝城这块儿地处西南,天气湿润,夜里阴冷,而且草木茂盛,蛇虫鼠蚁颇多,白天行走都已经胆战心惊了,更何况晚上住在这儿呢?
  
  她极力反对,甚至发了脾气,结果小木匠却只撂下了一句话:“你若想跟它长长久久,就忍忍吧。”
  
  说完他就放下木箱离开,说去林子里弄点吃的。
  
  苏慈文都要被小木匠的态度弄哭了——她苏小姐从小娇生惯养,哪里受过这等委屈?
  
  好在旁边有顾白果这个“懂事”的小女孩劝着,一边安慰她,一边还去四处捡柴火,而且虎皮肥猫这家伙还不断给她逗闷子,总算让苏慈文从委屈中走了出来。
  
  随后她瞧见顾白果一个小女孩忙前忙后,也有点不好意思了,主动上前帮忙。
  
  一番忙碌,一大一小两个女孩终于在小溪边升起了篝火,但小木匠却还是没有回来,苏慈文从最开始的生气,变成了担忧。
  
  她忍不住问顾白果,说那家伙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啊,要不要去林子里瞧一瞧?
  
  顾白果倒是很放心,说他呀,就算是来一头猛虎,都奈何不了他呢。
  
  说罢,她从怀里摸出了一瓶药粉,在周围撒了起来,苏慈文问是什么,顾白果说是防虫粉,今天既然要在这里露宿了,就撒上一些,免得晚上睡觉的时候,有蛇过来。
  
  苏慈文最怕蛇了,听了一阵鸡皮疙瘩泛起,顾白果则安慰她,说没事的,有我在呢。
  
  苏慈文瞧见顾白果虽然年纪比她小,但却颇有担当,说话办事,跟大姐大一样,忍不住与她交流起来。
  
  两人坐在篝火旁,一边聊天,一边烤火,不知道过了多久,小木匠方才回来。
  
  不过他不是空着手来的,不但采了一堆能吃的野菜蘑菇,还拖了一头看上去像傻狍子的小兽。
  
  苏慈文这会儿已经忘记了对小木匠的恼怒,主动迎了上去。
  
  小木匠与她们简单打了招呼,然后开始忙碌起来——他先是从木箱子里取来了一个小铁罐子和厨具,把野菜递给顾白果,指导她带着苏慈文清洗和处理,然后对着那狍子一顿处理,分了大骨和肉来炖,又弄了肉块,用调味料腌制,随后用枝条串起……
  
  除此之外,他还剩下了半副生狍子肉。
  
  一番忙碌之后,接近深夜,一锅香喷喷的蘑菇野菜肉骨汤,和几十根烤肉串儿出炉了,顾白果发挥了吃货本色,大快朵颐,就连一开始有些嫌弃的苏慈文,在尝过味道之后,都停不下来。
  
  小木匠分了些给虎皮肥猫,自己吃了一些,感觉天时差不多之后,突然对苏慈文说道:“差不多了,咱们谈谈吧?”
  
  原本还小口小口喝汤的苏慈文浑身一震,随后抬起头来,阴恻恻地说道:“好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