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更加复杂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十七章 更加复杂

2018-11-12更新

  这位水月楼的红牌窑姐灵犀那吓坏的样子,就跟一鹌鹑似的,让男人多少都心生怜意,使得她准备离开的时候,袍哥会的帮众竟然都没有上前阻拦。
  
  因为在他们心中,杀人凶手,必然是个江湖人物,这么一个青楼女子,只不过是适逢其会而已。
  
  瞧见廖二爷闭上眼睛,并无表示,他们便也没有什么动作。
  
  然而当廖二爷开口说话,差不多都已经走到了祠堂门口的灵犀小姐浑身一僵,她缓缓回过身来,尴尬地笑着说道:“二、二爷,您开什么玩笑呢?我、我怎么可能说谎?”
  
  廖二爷缓步走上前来,无视灵犀旁边一左一右站着的表俊辉和罗小黑,直勾勾地盯着这个娇媚的窑姐儿,头顶上的黑色蛟灵翻腾不定。
  
  他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你要不然,再想一想,自己哪里说谎了?”
  
  灵犀又急又惊,眼眶一下子就红了,仿佛垂泪:“二爷,您说什么呢,我怎么不懂?”
  
  连云十二水寨碧水寨头牌刀手罗小黑看不下去了,往前一站,开口说道:“廖二爷,你为难一个做皮肉生意的窑姐儿干嘛?有本事……”
  
  他话还没有说完,旁边的清风寨表三当家伸出手,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。
  
  罗小黑肌肉比脑子还发达,但表三当家却看出了不对劲来。
  
  他拦住了罗刀手,示意他别说话。
  
  廖二爷缓缓走到窑姐儿灵犀跟前,缓声说道:“你全场,就撒了一句谎话,但就这么一句话,却让你给遁形了出来——你说是表三当家带你去的张飞楼,你什么也不知晓,而在刚才表三当家的表述之中,却是因为你闹着想吃张飞牛肉,所以你们才出现在了那儿……”
  
  灵犀急了,说这不是一个意思么?
  
  廖二爷却摇头说道:“不不不,完全不一样。事实上,如果不是你极力主张,连云十二水寨的两位,根本就不会在昨天傍晚,出现在张飞楼。”
  
  灵犀一脸茫然,眼眶里面的泪珠已经大滴大滴滑落脸颊来。
  
  她说道:“就算奴家我嘴馋,这又有什么错?”
  
  廖二爷一步踏前,突然间暴喝道:“事到如今,你还要执迷不悟,想要甩锅他人么?”
  
  他说话的时候,头顶上的那头黑色蛟灵陡然张嘴,发出了一道震人心魄的啸声来,灵犀吓得脸色发白,面如纸色。
  
  而廖二爷继续盯着灵犀,开口说道:“其实最开始瞧见你的时候,我感觉似乎在哪儿见过你,后来我想起来了,当年魅族一门的镇南使张阳来渝,曾经带走几个女孩子,你就是其中之一,而那个时候,你才多少岁来着?七岁,还是八岁?”
  
  啊?
  
  听到廖二爷口中说出“魅族一门”的话语来,现场中好几人顿时就变了脸色。
  
  要知晓,这魅族一门在江湖上名声不显,但来头却并不小,她们本是那流落风尘的可怜女子,不但身体上备受欺辱,而且在世人口中,精神上也毫无尊严,然而越是卑贱之人,越有崛起恒心,这魅族一门便是如此,它起源于元末明初之时,具体创始人已然不可考,奉周襄王时代在齐国设女闾的管仲为祖师爷,相互照应与联系,最终成为了一个神秘结社,据说秦淮八艳里面的董小宛、马湘兰、柳如是和陈圆圆,都与魅族一门有关,管中窥豹,可见一斑。
  
  当今之时,天下大乱,魅族一门越发神秘,轻易不现世,但据说名噪一时的小凤仙,却也是魅族一门中人,而且地位极高。
  
  正因如此,听到这魅族一门的名头,那些人方才会如此惊讶。
  
  这件事情,魅族一门,也卷进来了么?
  
  这是场中无关之人的反应,而作为当事人,被廖二爷一语点破,那罗小黑再也不管强出头去,而是往后退开,而窑姐儿灵犀则吓得浑身酸软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  
  她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你、你说些什么,我听不懂……”
  
  廖二爷此刻显得咄咄逼人起来,对她说道:“想不到我居然还认识你们的镇南使吧?想不到十几年前的匆匆一瞥,我居然还记得如此深刻吧?”
  
  灵犀摇头,说我不是什么魅族一门,我听都没听说过……
  
  廖二爷的脸变冷了,指着她的鼻子说道:“我给你机会了,让你自己交代,但你若冥顽不灵,真当我查不出来?你们魅族一门在众妙之门都有内纹身,一查便知,需要我豁出老脸来动手验证?黑蛟在上,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说吧,你是怎么暗算的寒儿?为什么要害他?到底是谁,在背后指使你的?”
  
  这老头子的话语又急又快,就好像是连珠箭,一箭又一箭,扎在了灵犀的心头。
  
  那个女子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镇定,表情慌乱,双目微凸,开始慌不择言起来:“不,不,我不能说……”
  
  廖二爷问:“为什么?”
  
  灵犀坐在地上,神经质地左右打量,然后说道:“我若是说了,必死无疑……啊,他来了,他知道了,我,我……”
  
  她突然间伸手,两只手宛如铁钳一般,死死抓住了自己细嫩修长的脖子。
  
  那一对手,仿佛不再是她的,而如同索命恶鬼一般,没有一点儿留情,就冲着要掐死她去一般。
  
  灵犀翻着白眼,喉咙里发出了“嚯、嚯”的声音,双眸之中满是恐惧。
  
  小木匠瞧见她柔软的嘴唇在张合,仔细一听,好像是在说:“救我,救我……”
  
  敢情她也不想死。
  
  廖二爷瞧见灵犀这状态,知晓不太对,当下也是猛然一喝:“何方神圣,在此作法,给我滚!”
  
  他一声令下,那黑色蛟灵翻腾,朝着灵犀扑去,想要阻止她被人谋害,却不曾想那蛟灵就要靠近,被掐得快要昏死过去的灵犀,突然间发出了一声尖利如鬼的叫声来。
  
  紧接着,“轰”的一声,她整个人开始燃烧起来,火光冲天。
  
  鬼火连城?
  
  瞧见这个,小木匠终于晓得了,有人想要对灵犀杀人灭口,故而才在她身上下了邪术,让她自燃而死,再也没有开口的机会。
  
  这一招,鲁班书中曾有记载,虽然并不是上册四十八法咒之一,但解法,下册仍然是有的。
  
  怎么办?
  
  他仅仅犹豫了一秒钟,终究还是动了。
  
  他到底是心善之辈,即便那灵犀很有可能就是杀害程寒的凶手,但他终究不忍一名花季女子被人用邪法活活烧死去。
  
  那黑色蛟灵被火焰吓得陡然游开,而小木匠则冲上前去,手掐灭火诀,口吐解退咒:“灵霄宝殿妙中玄、两条金龙颠倒颠,奉请三霄祖师速速降临,金霄云霄碧霄祖师,今日把令交与弟子整人,祸害速速来奶解,一退释迦佛、二退李老君、三退吾师传真语、四退四体四甲兵、五退五湖波浪起、六退六甲六丙丁、七退目连游地府、八退董永自卖身、九退九天并玄女、十退十化并雷神整人法,奉请仙家祖师速速降临来解退,天地无忌,年月无忌,日时无忌,姜太公在此,诸神回避,魉来解退,千年不逢,万年不遇,远走他方推出外界,休在此地侵害良民,谨请吾奉太上老群急急如律令……”
  
  一道律令,两百来字,小木匠机关枪一般地吐完,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,化作剑指,陡然一定,那火球一般的灵犀瘫软在地。
  
  她浑身漆黑,却再无半点儿火星子。
  
  成了。
  
  小木匠破了灵犀身上邪法,感觉全身酸软,一屁股坐在地上去,而立刻有人过来,脱了衣服,将灵犀给盖上。
  
  廖二爷伸手过去,在灵犀鼻翼间停顿一下,又摸了一下她的脖子,却是松了一口气。
  
  还活着。
  
  人活着,就能够追查下去,廖二爷确定这事儿,居然站起身来,朝着小木匠躬身说道:“多谢小友仗义出手。”
  
  小木匠勉强爬起来,赶忙回礼,说客气了。
  
  此事已然明了,至于最终的结果,得昏迷过去的灵犀告知,廖二爷让程五爷张罗此事,将人给带走,随后又草草问了剩下几人,皆无问题,随后廖二爷向场中众人道谢,然后离开。
  
  众人离场,小木匠出了祠堂,没走几步,便听到有人喊他名字,回过头来,瞧见苏三爷带着苏家小姐走了过来。
  
  他站定,问:“大老板找我何事?”
  
  苏三爷望着这个曾经在自己家宅干过木工的年轻后生,心情无比复杂,不过还是放下,说了感谢的话语。
  
  苏慈文也对舍身拦住梅山教史艾伦的小木匠表示了感激之情。
  
  毕竟当初史艾伦自知逃无门路,是准备拿没什么反抗能力的苏慈文来当人质,准备抽身离开的,如果没有小木匠的那一拦,苏慈文指不定要出什么事呢。
  
  小木匠挥了挥手,说他只是适逢其会,无心之举,还请不要放在心上。
  
  苏三爷瞧出了小木匠本事,说起让他去主持湖州会馆的修建工作,但小木匠无心逗留,婉拒了去。
  
  正准备离开,苏三爷却拉住了他,认真说道:“甘兄弟,我还有一事,想要求你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