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洞庭蛟灵明真义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十五章 洞庭蛟灵明真义

2018-11-11更新

  雍德元仗着这儿是自家袍哥会的地盘,毫不怯场,开口便直接将矛头对准了小木匠。
  
  很显然,他是心怀怨怼,准备利用这个机会,将小木匠置之于死地。
  
  不过他刚刚说完话,靠墙坐着的一排人里,有人站了起来,冲着他喝骂道:“小兔崽子,轮得到你说话么?”
  
  雍德元一脸的桀骜不驯,然而遇到那人,却没了脾气。
  
  他低下了头,但依旧有些不平,喃喃说道:“除了这鲁班教的妖人,还能有谁?”
  
  喝骂雍德元的那人,自然是他老子,而承受着丧子之痛的程五爷却拦住了那位闲大爷,缓声询问:“德元,有何事,你且说。”
  
  雍德元得了指示,站起来说道:“昨夜之事,姜叔审的时候,我就已经说出来了,想必诸位叔伯也是知道的,这个叫做甘墨的小木匠,来历神秘,藏头露尾,又懂得鲁班教邪法,先前更是与程寒小弟有过冲突,他能对我施法下咒,必然也会对程寒小弟下手。”
  
  说完,他又补充道:“程寒小弟无故而死,除了这鲁班教的邪法,想来也没有别的理由。”
  
  程五爷听了,点了点头,说道:“有点道理……”
  
  小木匠下意识地想要骂一句“有个屁的道理”,不过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在这样的境况之下,他只有竭力辩驳:“我与程寒兄弟,是不打不相识,他对我礼遇有加,待我如兄弟,我承蒙他看得起,也是满心感激——此事昨日王档头全程瞧见,可以作证。”
  
  王档头听了,赶忙回话:“对,昨日甘墨兄弟与程小爷把酒言欢,差点儿都要结拜了去,怎么会害他呢?”
  
  他算是瞧清楚了,知晓自己与小木匠交往过甚,算是绑在了一起。
  
  小木匠若是出了什么问题,他估计也逃脱不得。
  
  所以只有死保。
  
  雍德元冷冷说道:“你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,有什么资格跟程寒小弟结拜金兰?”
  
  小木匠咬着嘴唇,看着那个家伙,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自己的仇怨,为何会这般的大,以至于昨日酒楼羞辱不算,此刻竟然还想要他的性命去。
  
  青城山教出来的徒弟,都是这样的么?
  
  他不说话,而那个黄脸中年人则看向了小木匠,说道:“对了,甘小友,你曾与人说过,你师祖乃南国巨匠荷叶张,那么你的师父,又是何人?”
  
  小木匠犹豫了一下,知晓这回可能瞒不过去了,开口说道:“我师父叫做鲁大。”
  
  鲁大?
  
  那黄脸中年有些疑惑,显然是没有听过鲁大的名声,而这个时候,一直沉默的廖恩伯廖二爷,却开了口:“哦,你便是一直跟在鲁大身边的那个小孩儿?你小名,叫做什么?”
  
  小木匠拱手回禀:“甘十三。”
  
  他很是恭敬,这是因为廖二爷的名头,当得起这敬重。
  
  廖二爷听了,又端详了一下他,开口说道:“是啦,我在你很小的时候,瞧见过你。”
  
  他为小木匠的来历作了见证,然后回头,与程五爷说道:“他师父鲁大,又唤作鬼斧大匠,当年镇妖塔垮了半边,整个川黔滇无人可解,便是请了他师父来做的修葺——嘿,这鬼斧大匠也是个奇人,一不求钱,二不求名,工期大半年,拿的是寻常工钱,只爱酒王屈天下的陈酿,后来塔成之后,一股青气冲云霄,端的厉害。”
  
  程五爷点头,说道:“原来是鬼斧大匠的弟子,这就难怪了。”
  
  明了小木匠的身份之后,程五爷站起了身来,对场中一众嫌疑人说道:“诸位也不用慌张,今日请你们过来,除了那凶手,其余的都是我袍哥客人。而且,有廖二爷在,诸位请相信,我袍哥会绝对不会随意冤枉一个无关之人。”
  
  说罢,他转过身来,朝着廖恩伯廖二爷拱手,说道:“二爷,请。”
  
  那廖二爷一直坐在太师椅上,双眼眯着,除了刚才与小木匠对话时睁开,其余时间,仿佛都在睡觉一般。
  
  此刻听到了程五爷的话语,他陡然睁开了眼睛,然后缓缓站了起来。
  
  他一副文人装束,将宽大的袖子挽起来,众人瞧见那右手的手腕上,居然纹着一条藏青色的八爪长蛟,那长蛟盘踞在廖二爷的右臂之上,蛟龙头部在手腕正中,而蛟尾则在肩膀顶端处。
  
  众人不解其意,却见他咬破了舌尖,朝着裸露出来的右手手臂,喷了一口血。
  
  噗……
  
  这一口血喷下来,那条盘踞在廖二爷右臂之上的刺青长蛟,居然仿佛活过来一般,而最先灵动起来的,却是沾血的双眸。
  
  它那双眸子,沾过血后,立刻显露出神采,随后众人听到一声古怪的叫声,悠长而空灵。
  
  仿佛龙吟。
  
  紧接着,一大股的黑雾从廖二爷的身上冒了出来,却有一条六七尺长的黑色蛟龙,在那翻滚的黑雾之中伸展身姿。
  
  一股无形之气,从那玩意的身上激发出来。
  
  场中所有的人,都感受到了这种无形无质的巨大压力。
  
  廖二爷伸出手来,将那黑蛟揽住,然后对场中一众嫌疑人说道:“这条黑蛟妖灵,是我一老友,得了大机缘,从洞庭湖中得到的卵,转赠于我,我以精血饲养四十年,算得上是灵性十足,而之所以程五爷特地将我给请过来,便是因为它有一个特别的能力,那就是……”
  
  他的双目在场中众人的身上巡视一圈,紧接着,缓缓说道:“小黑,它能够分辨出一个人是否说了假话。”
  
  说完这个,他走上前一些,不管那黑色蛟灵在周身翻腾,郑重其事地对在场一众人等说道:“所以,诸位,一会儿我问你们话语的时候,千万不要撒谎,一定不要撒谎,因为如果撒了谎,那么即便你不是凶手,恐怕也很难走出讲义堂,听清楚了么?”
  
  听完这廖二爷的话语,在场的众人都不由得心中一震。
  
  谁能想到,名满渝城的廖二爷,居然还有这么一手?
  
  倘若不是亲眼瞧见那条黑色蛟灵从二爷的右手手臂之中游出,谁又能够相信这是真的呢?
  
  那条长达六七尺、活灵活现的蛟灵,将众人的心魂都给搅乱,而当廖二爷的话语说出来时,众人的情绪就更加乱了。
  
  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,却也没有人露出焦虑和恐慌的表情来。
  
  反倒是一些人满心喜悦,甚至跃跃欲试起来。
  
  廖二爷说出话来,环顾四周,将众人的表情纳入眼中,随后落到了小木匠这儿来。
  
  老头子笑眯眯地对小木匠说道:“按照雍家小子的说法,你的嫌疑其实是最大的,而我相信你师父鲁大,相信他不会教出那般暴戾的徒弟来。所以,就先从你开始,如何?”
  
  小木匠问心无愧,自然不会拒绝,点头说好。
  
  黑蛟游弋,廖二爷顺着刚才的话语往下问:“听说你与程寒那孩子有过冲突,可以说一下是为何么?”
  
  小木匠想了想,将当日之事说起,他心底无私天地宽,故而说的话,也颇为客观,并且还表达了对于程寒最终守诺的感激之情。
  
  廖二爷听完,又问了一句:“那个对你很重要的东西,是什么?”
  
  小木匠犹豫了一下,问道:“可以不说么?”
  
  廖二爷说:“可以,不过也许会影响我,或者说是蛟灵的判断。”
  
  小木匠回答:“是鲁班书,我师父留给我的东西。”
  
  廖二爷问:“后来找到了么?”
  
  小木匠答:“找到了,不过被我烧了。”
  
  廖二爷:“为什么?”
  
  小木匠说:“鲁班书之上,有颇多害人的邪法,我生怕再出现这么一次事故,里面的内容流传出去,祸害了别人,而我则沾了因果——我虽然是荷叶张传人,但师父鲁大并未有让我入鲁班教,所以我也没有保存此书的义务……”
  
  他这般说,主要也是为了撇清鲁班书与自己的关系,免得到时候麻烦不断。
  
  廖二爷听到,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,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,而是聊起了张飞楼中的事情,小木匠如实作答。
  
  这一问一答,持续了半刻钟左右,廖二爷便没有再问了,而是对小木匠说道:“此事的确与你无关。”
  
  说罢,他目光移动,落到了旁边的王档头身上来。
  
  瞧见小木匠对答如流,安然无恙,王档头也有了信心,他与廖二爷对话,虽然颇多谄媚之处,却也并无后续发生,安然过关。
  
  跟随着王档头的张三也是如此。
  
  紧接着,廖二爷又挑了数人询问,比如开衣帽铺子的李福财,比如与他谈生意的杨四,又比如一些没有江湖身份的嫌疑人……
  
  这些人都一一过关,并无任何问题。
  
  不过气氛并没有因此而松下来,因为不断有人被排除,剩下的人里,就很有可能是凶手。
  
  廖二爷问过这些人之后,又开始盘问起了雍德元几人。
  
  雍德元和他妹子自然没问题,顺利过关,随后廖二爷又盘问起了湖州会馆的苏小姐来,而聊了没几分钟,突然间,排在苏小姐下一位的史艾伦,这位来自赣西梅山教的男子,突然间一转身,却是朝着那虚掩着的祠堂大门,猛地冲了过去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