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找到榆钱赖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六章 找到榆钱赖

2018-11-06更新

王档头只不过一开赌坊、烟馆和偷儿头目的流氓恶霸,跟袍哥会这样几乎掌握了渝城大部分命脉行业的庞然大物比起来,着实是不够看。

所以跟小木匠解释完了之后,他都快要哭了,对甘墨说道:“小兄弟,不是不帮忙,我是真的不知道会这样——你看看,我这也是‘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’,虽说榆钱赖是我收的小弟,但这事儿,我是真不知道。不过您也甭着急,这样,我现在就去朝天门拜码头,豁出我这张老脸了,甭管是花多少钱,都把榆钱赖赎回来,把东西也给您送回来,成不?”

小木匠问他:“榆钱赖为什么会被袍哥的程五爷带走?”

说到这个,王档头也是一肚子火气:“格老子的,还不是越界咯?朝天门又不是我的地盘,像他这种三只手的活计,过去的话,轻则打一顿,重则斩断一只手——咱小门小户,惹不起袍哥会,我三天两头地跟那帮小兔崽子强调,让他们别去给我惹事,谁知道他怎么就鬼迷心窍,跑去朝天门了……”

他越说越激动,而小木匠则伸手,拿起了那把抢来的刀。

刀一提,王档头满肚子的火气,一下子就泄了去。

他瞧得出来,面前这个穿着跟社会底层苦力一样的少年,有着足够主宰场面的实力,这位爷若是不高兴,没有人能够消停得了。

果然,小木匠提起了刀,缓声说道:“走吧,去找程五爷,我陪你去。”

王档头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小兄弟,还未请教尊姓大名。”

小木匠说道:“姓甘,单名一个墨字。”

王档头说道:“甘墨小兄弟,是这样的,程五爷在咱们渝城地位尊崇,而且还是大忙人,未必是相见就能够见到的;我过去,也得上下打点,费尽心思,还不一定能成,要不然这样——你给我一个地址,然后先回去,等我把东西找到了,回头就给您送过去,你看行吧?”

他并不知晓榆钱赖顺走的,是一本可以撑起一个门派的秘典,只以为是一些钱财和杂物,所以才会这么商量。

小木匠不可能将鲁班经被偷之事,与这人说起,只是冷着脸说道:“被偷的东西里面,有一物,对我非常重要,若是没了,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,所以还是跟着你一起去。”

他这般的不近人情,让王档头很是恼火。

不过既然打不过对方,那就只有低着头做人,王档头十分无奈地表示同意,不过却提出了一个要求。

他想请小木匠扮一下自己的随从,这样子也显得不是那么突兀。

小木匠想了想,点头答应了。

他换上了一件黑色长衫,然后跟着王档头和他的一名得力属下出了门。

虎皮肥猫一直盘踞墙头,此刻也跃了下来,跟随其后,王档头瞧见这头猫痴肥雄壮,越发觉得小木匠来历不凡。

几人往外走,走在街上,人来人往,气氛也有些缓和了,王档头开始盘起了小木匠的来历来。

他是老江湖,言语谨慎,想在尽可能不触怒小木匠的情况下,弄清楚自己到底栽在何人之手——毕竟像小木匠这等身手的角色,基本上都是各大有名有号的名山宗门,才能够培养出来的。

不过小木匠丢了书,心情郁积,哪里又跟他鬼扯的想法,所以王档头屡屡碰壁,最终也不再多言。

半个时辰后,三人一猫,来到了一扇朱红大门之前。

这儿是程五爷的住处,王档头的得力助手马德才上前敲门,递下拜帖去,那门房瞧了,让他们等着,然后进去通报。

几人在门口等着,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,这门里来来去去,过了好几拨人,里面却没有一个消息出来。

小木匠心急鲁班书,等得有些不耐烦了,想要进去问问,却被王档头给死死拦住。

他告诉小木匠:“程五爷是袍哥里的大人物,忙一点也很正常。”

小木匠说:“我们这是被人晾着了吧?”

王档头十分无奈,说道:“像我这样的小角色,根本不入程五爷的眼,而且现如今是我们不占理,被晾着也是活该,对吧?”

小木匠说:“话是这么讲,但我是失主,跟你们又不同,晾着我,算什么道理?”

旁边的马德才听到,忍不住哼声说道:“你要觉得能够靠袍哥帮你伸张正义,将东西给找回来的话,我们绝不拦你,不过那个时候,出了什么事,可就别找我们麻烦了;至于榆钱赖,但凡落在你手里,是死是活,由你说了算,如何?”

他心里一直憋着气,到了现在,终于憋不住了。

小木匠抬起头来,看了马德才一眼,却没有立刻作出决定来。

现在这世道,别说是袍哥,就算是官府,都不一定能够讲信用,若是真的想要将希望寄托在袍哥会身上,最后得到的,一定是失望。

这时王档头出来打圆场,他掏出了一个钱袋子来,冲着马德才说道:“你去跟门房聊一聊。”

马德才拿了钱袋,去与门房勾兑,而王档头则回过头来,对着小木匠说道:“他脾气不太好,窝里横太久了,您多担待点儿。”

那马德才是王档头的内侄,他多多少少,也得维护一点儿。

小木匠阴着脸不说话。

到底钱财通人心,马德才拿着钱袋去勾兑,没多一会儿,来了一人,领着他们走了侧门,进了院子里去。

虎皮肥猫跟进去,那人瞪了一眼,说怎么还跟着一畜生呢?

小木匠说道:“这是我养的。”

那人不同意,说要是乱跑怎么办?让它在外面待着。

小木匠不想节外生枝,只得吩咐虎皮肥猫找个地方先等着。

这儿是一处大宅院,临着江边,那人一边带路,一边说道:“五爷没时间理会你们这点芝麻破事,让程小爷处理,我带你们过去,不过得提前跟你们说一句,程小爷是从北边读书回来的,性子比较古怪,你们别乱说话,否则他脾气上来了,咱们都不好过,知道吗?”

王档头这会儿,早就没有了先前的威风,不断点头,说好,好嘞。

七拐八拐,来到一处校场,那儿有些喧哗,七八个光着膀子的壮汉,正在围着一个细皮嫩肉的年轻人比斗着,场面颇为热闹。

那年轻人眉清目秀,唇红齿白的,一身好锦缎,乍一看就仿佛是个女的。

不过别看他生得娇嫩,却练了一身近身擒拿的好手段,七八个大汉被他弄得团团转,完全近不得身不说,但凡挨上了,莫名其妙就跌到了地上去,十分狼狈。

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,小木匠一打眼,就知晓这年轻人与他一般,都是通晓了“炁”之人,故而这粘衣十八跌使出来,无人能近身。

一番厮打,那些大汉全部翻倒在地,而带路的汉子则端着一条热毛巾过去,递给了年轻人。

瞧见那人一边赔笑,一边朝着这边指来,小木匠便知道,那个年轻人,就是程五爷的儿子,程寒程小爷。

那带路的人低语几句,一招手,王档头赶紧屁颠屁颠儿地跑了过去。

他冲着程小爷行了礼,然后讨好地说道:“见过程小爷。”

那程寒刚刚与人拼斗,虽说胜了,但也是满身热腾腾的大汗,草草擦过了脸,瞥一眼面前这几人,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你就是江北五里店的王麻子?”

王档头低声下气地点头哈腰,说是我,是我。

程寒对他这态度很满意,不过还是对他手下跨界干活这事儿骂了一顿,王档头不断点头,态度摆得很正。

程寒骂了一通,气顺了,便问道:“你说这事怎么办?”

王档头很懂行,准备了东西,从怀里摸出了一个木盒子来,递给了程寒,说程小爷,这件事情,是我管教手下人不利,劳您费神了,这里有点儿小意思,还请您笑纳。

程寒接过了木盒子,也没顾忌,直接打开来,瞟了一眼,便将东西扔给了身边人。

大概是对里面的东西还算满意,他也没有再为难,而是挥了挥手,说道:“按道理说,榆钱赖在朝天门办事,抓到了,是要斩手的。不过咱们都是渝城江湖上的人,你也应该知道我家老头子的脾气秉性,所以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。只是再有下一次,就没有这么简单了,懂么?”

王档头听了,赶忙拱手作揖,然后拍着胸口说道:“您放心,绝对没有下一次。”

这事儿就算是结束了,有了程小爷点头,没一会儿,一个贼眉鼠眼,脑袋上长着块癞疤的家伙,就给人押了过来。

那人便是榆钱赖,他显然是给人胖揍了一顿,破衣烂衫,几乎都是给人搀扶着,才勉强行路。

袍哥会的人将榆钱赖往地上一推,程小爷挥了挥手,说道:“行了,你们走吧。”

他收拾一下,准备离开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直没有说话的小木匠,他望了一眼双手空空的榆钱赖,却站了出来:“等等。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