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所谓无巧不成书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十三章 所谓无巧不成书

2018-09-29更新

  虎逼打量了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——这是一位个子很高的青年男子,年纪约莫二十三四岁,长相俊朗,朗目疏眉,细形长耳,双臂略长,脚下穿着草鞋,头上包裹粗布,虽作苗人打扮,但论个头和模样,却有点儿类似北方人。
  真是个大个子!
  那人显然经过长途跋涉,脸色略微疲倦,裤脚下也多有泥迹草渍,但气色却十分不错,整体看上去很是硬朗,英姿蓬勃,双目有神,看起来是个穿山走林的苗家郎,端的是一表好人才。
  虎逼着急处理小木匠,不想搭理,指着乾城县的方向说道:“往前走,出了林子,再走小半天就到了。”
  这苗家郎十分客气,拱手道谢:“多谢指点。”
  说罢,他转身离开,然而没有走几步,却又折身回来,朝着浑身都在颤抖、脸上冒着冷汗的小木匠问道:“小兄弟,冒昧问一句,你身体是不是有问题?怎么这么阴凉发冷的地方,你还一直在冒汗呢——你别多想啊,我是个行脚学医的,会点看病的手段。”
  小木匠看向那人,瞧见他双目清明,脸上带着让人亲近的笑容,差点儿就要呼救了。
  然而很快,他要是强行按捺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,摇头说道:“没事。”
  自己要死了,这是没法子改变的事情,此刻小木匠就算是求救,也只能害了面前这个苗家郎,还不如隐下,免得害人性命。
  然而苗家郎却并不理解小木匠的苦心,又问了一句:“真莫事?”
  小木匠瞧见虎逼已然将放在后腰苗刀上的手都握紧了,准备随时抽刀劈人,心中不由得长叹,然后瞪了那苗家郎一眼,说道:“说没事就没事,问了路就赶紧走啊,别在这里多管闲事。”
  他一番痛骂,让对方没了再继续盘问下去的心思,看了他一眼,转身离开。
  当苗家郎的背影消失在了视线里,虎逼看着小木匠,然后说道:“你人倒是还不错,还知道不能祸及他人。”
  小木匠从地上捡起了一根弯曲的树枝来,对着虎逼,然后说道:“他看上去是个好人,我不想牵连到他,但是我不想认命。我努力地活了这么多年,不想一点儿出息都没有,就死在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深山老林里,变成一堆烂肉。”
  虎逼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握住那树枝的手,然后笑了起来。
  他说是人,就会变成一摊烂肉,没得哪个能够长生不老。
  小木匠说雁过留声,人过留名,我不想一辈子过去了,死了都没有一个伤心的人。
  虎逼指着他的手,说练过?
  小木匠点头,说对。
  虎逼从腰间拔出了那把苗刀来,对着小木匠比了比,然后说道:“你瞧瞧你站着的这架子,就跟一娘们儿一样,还跟我说练过。其实吧,不管是用啥,这些刀剑什么的,从出现在这世间开始,就是用来杀人的,在这个世道,你要是没有横下心思来杀人的勇气,就算是活到八十岁,也是一滩扶不起来的烂泥。”
  小木匠紧张地握着那根树枝,仿佛这样能够给他带来一些安全感。
  然后他说道:“总有人会不同。”
  虎逼认真地打量着面前这个“小师弟”,看着他那倔强而认真的眼神,突然间感觉到一阵意兴阑珊,竟然没有了与其争辩的想法——他毕竟是动手多过于动嘴的人物,刚才的闲聊只不过是兴之所至,现在没有了情绪,也不再多说,抬起刀来,朝着前面猛然一劈。
  他觉得自己的这一刀,应该能够将对方的头颅给快速砍下,不会有太多痛苦。
  然而本来必中的一刀,却给那小子躲了过去。
  虎逼有些意外,往前一扑,没想到小木匠居然又跳开了,紧接着往下方的林子里跑。
  他想逃。
  不过,他又如何能够逃得掉呢?
  虎逼的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哼,几个箭步,就冲到了小木匠的身前,心想着“给你痛快你不要,那就痛苦地死去吧”,又给了对方一刀。
  这一刀挥出,宛如疾电,破空声都有些滞后。
  然而就是这么一刀,却被硬生生地挡住了。
  当然,挡住这一刀的,并非是小木匠,而是刚才问路,然后离开的高个儿苗家郎。
  只见那青年手上也是抓着一根树枝,而且看上去比小木匠手中的更细,但就是这么一根树枝,却将虎逼快如疾电、仿佛能够斩破一切的苗刀给挡住了,而当事人则显得很轻松,甚至都不去看虎逼,而是对着旁边满身狼狈的小木匠说道:“我就说你这儿有事吧?”
  小木匠刚才躲避的时候,连滚带爬,此刻有人阻挡,他已经跑开了十米之外,瞧见那苗家郎半道杀出来,慌忙喊道:“你小心,那个家伙可杀过人。”
  面对着小木匠的提醒,那个俊朗的苗家郎,却只是哈哈一笑。
  啊……大概是感觉自己受了歧视,虎逼收刀挥砍,却是没有再去理会不远处的小木匠,而是一心一意地想要将那个包裹头巾的男人斩于刀下。
  毕竟虎逼说到底,还是一个比较朴素的人,一直秉承着一个朴素的真理。
  那便是,“莫装逼,装逼被雷劈”。
  他要砍死对方。
  虎逼上前,一通乱砍,结果对方完全没有害怕的意思,手持着一根不长不短的树枝,过来抵挡。
  按理讲,虎逼这一把是尝过鲜血的快刀,对付那根随手拈来的树枝,只要碰到,绝对是一刀斩断的水平,然而事情终究还是出乎于虎逼的意料之外,对方既然敢站出来,肯定是有些手段的,那根树枝就好像是在铁水里面滚过一圈似的,不但坚硬,而且很有韧劲,一刀斩上去,却有反弹回来的力量,反而震得他的右手发麻。
  几个回合的交手下来,虎逼终于意识到,自己惹上了硬茬子。
  很明显,这个家伙,跟自己师父张启明是一样的人。
  这个已经超出了练家子的层次,他师父用一种适用于和尚、道士的称呼,来对这种人命名。
  修行者。
  对于这种人,全凭天赋的虎逼知道占不到什么便宜之后,也很是果断,凭着野兽一般的本能,直接一扭身子,紧接着居然快步逃离了去。
  他跑起来,就好像是一头野豹子,让苗家郎有些意料不到,都来不及作什么阻拦。
  瞧见凶悍无比的虎逼给这人逼走,死里逃生的小木匠很是感激,走上前来,拱手说道:“在下甘十三,多谢恩公救命之恩,大恩大德,没齿难忘。”
  他跟鲁大跑过江湖,自然知道场面话应该怎么讲。
  那苗家郎有些意外地看着小木匠,随后笑了,温言说道:“客气了,你为人不错,要不然我也不会特地跑回来救你。”
  很显然,他是知晓刚才小木匠叫他离开,只是不想牵连到他。
  也正因为如此,使得他会想回来救人。
  小木匠问道:“敢问恩公贵姓?”
  那苗家郎说道:“你别恩公、恩公地叫,怪难听的——我姓洛,洛富贵,家中排名老大,你叫我洛老大就成了。”
  他是个爽快人,小木匠知晓倘若黏黏糊糊,别人或许就懒得理会他了,于是点头说道:“好,那我便叫你洛大哥吧。”
  苗家郎洛富贵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白牙,说道:“也成。”
  说罢,他问道:“这人为什么要杀你呢?你们……”
  他话音还未说完,突然间坡上突然传来脚步声,紧接着有人从上方猛然扑下,并且伴随着厉喝声,洛富贵听罢,以为是那凶脸汉子去找来了援兵,这会儿又杀了回来。
  不过他自觉一身本事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所以即便敌人回返,他也并不慌张,将手中树枝一抖,迎了上去。
  反而是小木匠心有余悸,往后挪了几步。
  这时一道黑影杀来,手中一把锋利的刺刀,冲着洛富贵的心窝就是一扎,又准又狠,洛富贵依旧用那树枝应敌,想要将对方弹开,结果一交手,顿时感觉到一股劲气传递而来,居然还是螺旋涌动的,微微一接触,就感觉到浑身发麻,站立不住。
  来人是个厉害角色!
  洛富贵感觉到了厉害,收起了轻视之心,与那人拼斗起来,两人在林间腾挪,你来我往,战况格外激烈。
  而就在此时,站在旁边的小木匠,却瞧见突然杀出来的“援军”十分眼熟。
  这是一个新式打扮的年轻人,圆头圆脸,天生带着几分笑意,给人的感觉很是亲切,仿佛十足的乐天派。
  他愣了一会儿,试探性地喊道:“老八,屈老八?”

群聊信息
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