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仗义并非贴己人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八章 仗义并非贴己人

2018-09-22更新

  吴半仙这一次并没有下乡,而是去了县城里摆摊儿。
  作为一个比较有身份和名气的文夫子(算命先生),他在城东的清水茶楼有一个临街包厢,平日里倘若是有人遇到了事儿,都会来这儿寻他。
  吴半仙在那儿沏一壶茶,要了些葵瓜子和煮花生,一坐便是一天。
  这世道忒乱,但乱也有乱的好处,人们举头看天,四处黯淡无光,就容易将心思寄托于鬼神和虚无缥缈的事情来。
  正因如此,吴半仙的生意倒也还算不错,陆陆续续,都有人来找他询问。
  这老头儿在乾城县名气颇大,而且还是真有本事的,无论是帮人起名、断梦、算命、破局,都是头头是道,随手拈来,而且基本上都是很准的,你比如说来了一马脸中年,这人是布商行刘老板的朋友,一开始并不信他,吴半仙也不急,询问那人的生辰八字。
  那人报上,吴半仙当着那人的面,排好八字、大运、流年之后,说:“你生辰列下,能够瞧见第一步大运是壬寅,第二步大运是癸卯,全是水木运,而你八字忌的是水木,看来你的童年十分困苦,颠沛流离,生活不稳定,学运也很差。十八岁就离家,但你二十岁就走了官运——所以我断定,你十八岁应该是去当了兵,二十岁混出了名头,然后一路亨通,对不对?”
  那人说:“我是十九岁当了兵,二十一岁管了事。”
  吴半仙说道:“你按的是新历,洋人的讲究,我讲的是农历,所以是没错的。”
  那人来了兴趣,说那你算一算我的家人。
  吴半仙说:“我刚才说了,你的童年极不安定,从你的八字里我看不到正印,只有偏运,得不到母亲帮助,特别是你是六七岁那两年,母运奇差,你应该是姑姑或者姨母之类的女性长辈养大的,对吧?”
  那马脸中年说道:“对,那两年我母亲病重,没多久就故去了。”
  说完这话,他对吴半仙就开始另眼相待,又多问了几句,等聊完之后,刘老板告诉吴半仙,这位是民团新来的官长,是潭州过来的。
  你看看,吴半仙这人,是真有本事,跟一般糊弄人的算命先生,是不一样的。
  就是靠着这份真本事,所以才能够在乾城县乃至湘西这一代,混得风生水起。
  不过小木匠却对这个人,有了一些怀疑。
  这个人,不简单。
  尽管他显得十分地小心谨慎,但这几天对小木匠的旁敲侧击,让小木匠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了恐慌。
  吴半仙似乎很想知道鲁大此刻的下落,而且比小木匠更加的着急。
  为什么呢?
  小木匠别看人憨厚,但自小跟着师父闯荡码头,见识总比同龄人要强上太多,所以吴半仙这边稍微露出一点儿不对劲来,他立刻就感觉到了。
  这里面,有蹊跷。
  小木匠跟着吴半仙来到了乾城县,守了一天,等到天擦黑,也没有瞧见有什么不对劲儿,这才赶在他前面回去。
  回到草堂,那哑巴瞧见他,比划了一下,问他有没有吃饭。
  小木匠摇头,说没有。
  哑巴给他准备了吃食,小木匠一天没吃饭,饿得前胸贴后背,当下也是不客气,吃得一粒米都不剩下。
  天黑了,吴半仙才回来,瞧见小木匠一个人在院子里,借着月光做木雕,这木雕却是上次刘小芽瞧见的那个,这会儿已经雕得差不多了,是一个六七岁的胖小子,经过小木匠的用心雕琢,活灵活现的。
  吴半仙喝了酒,却没有醉,搬了竹椅过来,看小木匠雕。
  小木匠从专注中回过神来,与他问好,吴半仙摆手,说不用,你做你的。
  小木匠却没有再雕,吴半仙瞧见自己打断了对方的活计,便问道:“这个小孩,是以前的你么?”
  那甘十三摇头,说不是,是我小时候的一个玩伴——他是川东一个大户人家的儿子,那个时候我师父给他家建房子,一连弄了三年多,我那时刚刚跟我师父,没有手艺,打不了下手,当时他们家请了一个武师来教他习武,我师父就让我跟在旁边学,打发时间,一来二去,我跟他就成了朋友。
  吴半仙问他:“哦,原来你的本事,是从那武师手下学来的?”
  甘十三点头,说对。
  吴半仙问:“起了三年的房子,那家业可真大……你那玩伴叫什么?”
  甘十三说道:“我不记得他的大名了,就记得诨号,叫做屈老虎,他在家排行老八,有的时候我也叫他屈老八。”
  吴半仙想起来了:“泸县屈家啊,我知道,西川有三大家,开县唐门,宜宾上官,泸县屈家——开县唐门又称黄陵派,是峨眉五花八叶里五花之首,其余的,譬如涪陵的点易派、都江堰的青城派、通江的铁佛派、丰都的青牛派都不如也,唐大娘这些年更是名声大噪,宜宾上官据说是青城子弟,剑仙传人,至于屈家,酒神屈天下更是名满西南,只可惜五年前的灭门惨案,偌大的屈家竟然烟消云散了去,你这位儿时玩伴,只怕也没活下来吧?”
  说罢,吴半仙摇头晃脑地感慨道:“ 良田万顷,日食一升;广厦千间,夜眠八尺——这世间之道,盛极而衰,莫过如此啊。”
  甘十三说:“他家里遭灾时,他人未在,这些年到处晃荡,还去过南洋。挺快活的。”
  吴半仙听了,叹了一句,说若如此,还算幸运——屈天下一生行善,今朝留了一脉,也算是种善因得善果。
  他与小木匠聊了几句,又问道:“人生总会有变故,你师父倘若是一直没有消息,你有何打算?”
  小木匠想了想,说道:“我想了下,准备在乾城这儿,待上一年半载,而倘若是一直没有消息,就准备去渝城——我和我师父在那里做过工,认识一些人,听说那里很多活路做,我跟师父学过手艺,活路多了,总也是饿不死的。”
  吴半仙点头,说也对,渝城是个大地方,长江要道,商贾云集,人多了,总要盖房子的,饿不着人,而且你这手艺得了你师父真传,就算不盖房子,做家具总是一流的,老天不饿手艺人。
  他说着,又问道:“当年张献忠入川,千万人口杀得只剩数十万,千里横尸,流血漂橹,无数冤魂,故而川地多诡事,你若是能学得你师父的本事,就算不做工,也能过得很滋润。”
  小木匠摇头,说我资质鲁钝,命格又薄,若不是自小苦练力气,说不得早就夭折了,所以师父驱邪避鬼的手段,并不曾教我。
  吴半仙说那晚我看你不是挺厉害的么?
  小木匠说道:“也就打打下手而已,师父说什么,我便做什么,为什么这么做,我就不懂了。真要让我去是独当一面,我只怕早就死了。”
  吴半仙拿了蒲扇,一边摇,一边说:“你师父真是个有大本事的人,你没有跟他学得这些,着实是可惜了——我听说过,这鲁班教中,有一门奇书,名曰鲁班书。这鲁班书据说是匠人祖师鲁班破解无字天书之后,所著的《鲁班经》流传,当然这个是谣传,那《鲁班经》分作鲁班书上册、鲁班书下册、鲁班中篇(前传后教)与万法归宗四部,乃东汉末年以来,经过道人谱写改良、流传于木匠群体的一套奇经,它流传于世,后来清朝中叶,清廷清理白莲教,顺带打压民间法术团体,使得陆续失传,你师父以前在鲁班教待过,可曾得见此书?”
  小木匠一脸茫然,摇头说道:“听都没有听过,这世间,真有这样子的东西?”
  吴半仙认真地盯着他,好一会儿,笑着说道:“这东西流传许久,老一辈的人口口相传,想来应该是真的吧?不过谁知道呢?”
  他没有再继续问了,而是打了一个酒嗝,随后意兴阑珊地站了起来,说道:“酒喝多了,脑子就有点儿糊涂——你早点睡觉吧,不要再忙活了。”
  他往草堂里面走去,一边走,一边大喊:“黑牛,黑牛你龟儿子,过来给老子打热水。”
  寄人篱下,小木匠不敢造次,收拾一番,回房歇下。
  也不知道怎么的,这天特别的好睡,眼睛一闭,感觉就进入梦乡一般……不知道过了多久,躺在木床上的小木匠睁了一下眼,随即又赶紧闭上,紧接着他的双耳动了动,眼皮下的眼珠子仿佛在打转,而随后,有声音,从屋外的院子里,传了过来:“这小家伙当真不知道鲁班书的事情?”
  几秒钟之后,小木匠听到了吴半仙沙哑的声音:“对,我试探过了多回,他应该是不知晓的。”
  那人听了,冷冷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留了也无用,把他交给我,杀了埋野地吧。”
  这话儿一说完,小木匠顿时就寒毛直竖,彻底醒转过来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