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陡然间世态炎凉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六章 陡然间世态炎凉

2018-09-20更新

  先前还是人人夸,结果去了县城一打转,就变成了嫌犯徒弟,这身份的转换和巨大落差,让小木匠顿时就有点儿懵,他下意识地想要挣脱,却被旁边好几个熟悉的刘家家丁按住,而就在这时,一个脸色冷肃的男人走到了他的跟前来,从腰间掏出一块黑匣子,顶在了小木匠的胸口。
  枪。
  小木匠闯荡码头,自然知晓顶在胸口的这东西是什么,也知晓那人扣动扳机之后的结果,所以不敢再多挣扎。
  而这时,他也认出了面前这个身穿公服,面相凶狠的人来。
  就是半道上打量了他一样的那个差人。
  小木匠不动弹,那人也没有再进一步动作,而是冷冷看了他一眼,然后用枪口指着他手中提着的东西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  小木匠回答:“吃的,还有酒。”
  那人示意旁人接过来,然后说道:“打开。”
  有人伸手过来夺东西,小木匠没有坚持,让人拿走,随后那人打开之后,对那人说道:“警长,是张记铺的酱猪肘子和酱猪肝,一包花生米,这酒应该是得月楼的。”
  那人盯着小木匠,说道:“张记铺和得月楼在县上,你跑去那里买的?”
  小木匠点头,说我师父吩咐的。
  旁边检查的人伸手,拈了一块酱猪肝放嘴里,美滋滋地嚼了一口,然后对那人说道:“警长,这后生仔我们赶过来的时候见过,算时辰,应该没他什么事。”
  那人不动声色地将黑匣子挪开,若无其事地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  他转身往里走,拿着吃食的那家伙也没有将东西还他,也跟在后面,小木匠顾不得吃食,开口问道:“我师父呢?他在哪里?”
  工地上出了事,还死了人,那大勇甚至还说他师父是嫌犯,所有的事情堆积在一起,让小木匠有点儿应接不暇。
  头有点懵。
  不过他最关心的,是自己师父的下落。
  那个被人称作“林官长”的男人没有理他,他身边的另外一个差人也没有理会,只有旁边拽着他的大勇一脸恨意地说道:“我们还想问你,你师父在哪里呢?”
  小木匠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  大勇说:“你师父包藏祸心,还没有收工,就遣走了工人,没多久,就杀害了老马,二牛也给他打晕了,镇上的祁医师过来看了,说不一定能醒过来呢,现在倒好,他犯完了案子,自个儿就跑了,留下这一大摊子的祸事……你想想,老马上有老下有小,家里两个孩子都没长成呢,二牛虽说没堂客,但老娘都五十多了,背还驼着,你让这两家子老小以后怎么办啊?“大勇在小木匠耳边唠唠叨叨地说着,小木匠就听进了一句话——师父杀人了?
  师父杀人了?
  不可能啊,师父这辈子走南闯北,虽说脾气有点儿怪,而且还好喝酒,但从来没有做过恶事,更不用说杀人了。
  而且他跟两个守工地的刘家家人彼此相处的关系不错,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,为什么要杀他们?
  小木匠闭上眼睛,右眼角又是一阵刺痛。
  他太阳穴边有一根筋,不断地跳着,突突、突突,弄得他天旋地转的,过了一会儿,他听到有人恭敬地叫道:“林官长。”
  小木匠睁开眼睛来,瞧见那个板着脸的中年男人出现在跟前,他朝着小木匠招了一下手,说道:“过来。”
  旁人立刻放开小木匠,由着他走了过去。
  小木匠跟着林官长来到了院里的一堵墙边儿上,这里没人,那林官长打量了他一眼,然后说道:“叫什么名字?”
  小木匠知晓这公人的身份——前清的时候,他这个叫做巡捕,到了民国的时候便叫做警察,不过乾城地处偏远,当前的局势又动荡,这警察是民团聘请的,实由绅办,就地筹款,负责地方治安的。
  他这些日子干活的时候,听过这人的名声,知晓他叫做林一民,在整个辰沅道都是叫得上号的人物,无论是与上面的当官的,还是本地的乡绅,甚至啸聚山林的土匪,都是有关系的。
  也正是凭着这样的本事,他才能够在这乱世,坐得下这样的位置。
  小木匠不敢乱讲,老老实实地将自己情况说完。
  那人听了,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然后说道:“这件事情比较复杂,你这些日子也莫乱走,有什么情况,要随时找你了解的。”
  他准备离开,小木匠却拦住了他,问道:“我师父肯定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,肯定不是他。”
  那人停下脚步,想了想,然后问道:“对了,我听他们说,你师父以前是什么鲁班教的?”
  小木匠赶忙否认:“他就是个木匠,帮人盖房子的,鲁班教什么的,他倒是懂一些,帮人破邪而已,行走江湖的傍身之技。”
  那林官长问道:“可有仇家?”
  小木匠摇头,说我们做房子的,有什么仇家?
  话虽这般说,小木匠的心底里,却是“咯噔”的响了一下。
 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。
  莫不成是先前在新宅布下厌咒之人搞的鬼?
  一想到这个可能,小木匠立刻就想起了许多的事情来——寻常人等下厌咒,厌媒都是些肮脏之物,比较狠戾的,则用的是动物内脏和尸体,而用未出生的婴孩尸体来做媒介的,则属于比较毒辣凶狠的那种。
  为什么这么讲呢?
  因为那婴孩本来是费尽了千辛万苦,方才能够来到这人世间,享受这世间美好的,然而还未出生便夭折,心中的怨恨,其实比任何活人的怨恨,更加浓烈。
  这里面还分两种,一种是先天营养不足,母体有恙,没办法流产的,另外一种则可怕了,那就是为了此次布局,可以剥夺它生的权力。
  后者的怨恨,简直浓烈到令人发指。
  而弄出这种局面的人,有损阴德,也绝对是十分可怕的人。
  先前鲁大曾与小木匠聊起,觉得虽然刘家花钱平了事,但幕后之人未必肯罢休,说不定还会出手。
  这些天来,他们留于此处,也是为了防止此事。
  那有没有可能,背后出手的那人,他没有继续在房子上面动手脚,而是直接撕开了温情脉脉的面纱,对他们平事的人下了手?
  小木匠不敢有所隐瞒,赶忙将这里面的情形跟那林官长讲起。
  那林官长听了,不置可否地撇了一下嘴,而旁边的那公人则说道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事情就麻烦了,还涉及到江湖仇杀呢——像你们这样走江湖、串码头的,到处沾惹祸端,谁知道是这边出的事,还是别处惹的怨呢?”
  他在旁边唠叨着,那林官长没有制止,而是等他说完之后,又问了小木匠几句,随后说道:“这件事情目前有点复杂,每个人的说法都不一样,这边的现场看完了,带我去你们住的地方瞧一下。“小木匠知晓林一民的权力很大,不敢拒绝,领着人往工棚走去。
  虽然刘家在老宅给这师徒二人准备了客房,但鲁大是个拗脾气,喜欢睡工地,一来不用来回折腾,二来也能够守着工地,所以就跟着大伙儿住在工棚里,但有一个独立的小隔间,师徒两人就住在这儿。
  来到工棚,林一民立刻带着人搜查,这里面其实没有什么可搜的,不多时,关注点就落到了那巨大的木箱上来。
  林一民让小木匠将木箱打开。
  小木匠照办,那木箱打开之后,分出几层来,上面一层有些空,因为斧、锯、刨、凿、刀、钻、锤和墨斗、多角尺、多线勒子等这些工具,都放在了工地里去,没有来得及收拾,中间一层是师徒两人的换洗衣服,最下面一层,则是一些桃木符、短木剑、瓶瓶罐罐的小玩意,然后就是用红纸包裹的大洋。
  这些大洋,大部分是先前破邪平事的酬金,还有一些是鲁大自己的积蓄。
  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。
  林一民查过之后,让人将那些桃木符之类的收了,小木匠说了一声,便不敢多言,随后两个公人出门,临走前告诉他,让他这些日莫乱跑,就在此处,后续可能还会有一些事情需要找他。
  小木匠此刻惶然无措,只有点头应下。
  公人交代完毕,便与刘家的老管家离开,因为这管理治安的警察是乡绅督办,而且刘家大公子还在省城跟着何健,所以他们对刘家的人,倒是十分客气。
  小木匠心中慌乱,等人走了,这才感觉到肚子咕咕,饥饿难耐,一伸手,这才想起从县城里买来的吃食,给人拿走之后,就没有还回来。
  他坐不住,想要出门,去工地一查究竟,结果门口堵着两个刘家人,不准他走。
  小木匠无奈,回房待着,不知不觉,竟然睡着了过去。
  次日他被人推搡醒来,门外有哭嚎声,他爬起来,瞧见床前站着那管家儿子大勇,而另外两人,却是在弄那木箱,将最下层的大洋和钱物掏出来。
  小木匠赶忙起身去阻拦,却给大勇一把拽住了胸口,嚷嚷道:“你干什么?”
  小木匠指着那钱说道:“钱是我师父的!”
  大勇不屑地将他往地上猛然一推,然后说道:“我知道,但我刘家两人被你师父所害,这些钱,是补给他们亲属的……”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