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夜半三更寻厌媒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三章 夜半三更寻厌媒

2018-09-18更新

“呸!” 少女气冲冲地又走了,而小木匠却不以为意,将注意力又落到了手中的木雕上来一-他起初的时候,下刀比较快,几乎不假思索,然而等到轮廓出来了,却越来越慢,有的时候,一盏茶的功夫都不动一下,仿佛在沉思入定。一直到天擦黑了,里屋有了动静,小木匠方才停下动作,然后进了屋。兽大从沉睡中醒来,宿醉未醒,脑壳昏昏沉沉,坐在床边。他双手扶着床沿,看着黑暗中的徒弟,然后问道:“什么时候了? ” 小木匠回答:“戌时。”兽大用手揉了揉太阳穴,开口说道:“今天的事情,你怎么看? ” 小木匠说:“刘家因为换地的事情处置不当,遭人怨恨,所以请了旁门行家,给种了手段。这件事情可小可大,主要还是要看请了哪路旁门,而且这件事情的源头不处理,怨恨不消,就算是我们找出了厌媒破去,此事消解,等我们一离开,人家又弄一次,也是防不住的。”
兽大饶有兴致地问道:“那你说如何破? ” 小木匠说道:“破解之法,您已经跟对方说清楚了,单说我们这一种,其实也不复杂,两头并进,一边让刘家与换地的人家沟通,做好安抚,让他们没了怨恨,而我们这边将厌媒一除,就算是水到渠成了。”
兽大笑着说道:“就不可能是敲诈勒索,或者报仇雪恨、别有用 l 山么? ” 小木匠说倘若正是要报仇雪恨的话,那小公子只怕早就死了。兽大听了,很满意地点头,然后说道:“兽班厌胜之术,不过是旁门左道,甚至都不入流,而且术法过邪,易遭天妒,命运多熨,咱们虽然学的是‘胜’,是祝福之法,但终非正途,而且你命太薄,处理事情能够委婉圆满,方才是正道。你现在的看法,比往日要聪慧许多,还记得师父跟你说过的那句话么? ” 小木匠恭声说道:“记得,‘难得糊涂’。”
兽大点头,说道:“树大招风,满招损,谦受益,便是如此。”
小木匠点头,说晓得。师徒二人对话结束,出了屋子,门外的大勇早就等待,见有动静,立刻叫厨房送来吃食,这伙食不比中午简单,小木匠大快朵颐一番,兽大中午喝多了酒,胃口一般,浅尝则止,然后舔了舔嘴唇,只觉得有菜无酒,着实遗憾。用过餐,在大勇的带领下,两人来到前厅,又见到了刘老爷。刘老爷年纪大了,精力下降,没办法跟着去处理,与师徒两人聊了几句,便让吴半仙和管家儿子大勇陪着,自己离开了。吴半仙陪着兽大说话,询问是否要去工地,兽大揉着疼痛的脑壳,说不用,得等。得等子时,夜半时分,阴气凝聚,线索方显现出来。两人聊着,小木匠在厅外等候。吴半仙瞧他年纪不大,性子却比少年人要沉稳许多,忍不住又作夸赞,兽大却说道:‘他就是个榆木疙瘩而已,这等憨货,一继承不了衣钵,二担不得半点责任,倘若不是早年间流落街头,差点儿饿死,看着太可怜了,我都不愿意带着。”
他又多说了几句,满是瞧不起小木匠的意思,吴半仙知晓兽大可能不太喜欢这个小徒弟,所以也没有多言。月上中天,兽大、小木匠、吴半仙和管家儿子大勇,以及两个刘老爷家的仆人一同出了门。众人过长街,来到了新宅工地,这儿入夜,黑漆漆的,就门口临时措起的棚子里有洋油灯的火光,里面有两人看守。这两人都是刘家的家生子,忠心耿耿,就算是知晓这儿邪性,也只有硬着头皮守着。这事儿搁了别人,{古计早就不干了。进了工地,兽大命小木匠从背上的大木箱中,掏出了三根大红蜡烛来,在宅子的风水聚汇之处安插,随后点燃。小木匠退下,那吴半仙问道:“这是三才阵? ” 兽大点头:“然也。阴晦之地,气息幽冥,子时是一日阴气最盛的起始,直至寅时结束,厌媒藏匿很深,线索分散,微弱不可觉,唯有这时,再配上特制的蜡烛,望其色,观其形,匀引天地,凝望浮光,最终找出厌媒来,作法消解 … … ”说到此处,他回头过来,对那大勇说道:“我这蜡烛也颇费工夫,是用那入丹砂、灯芯草、木通、瞿麦、车前子浸润牛油,揉搓成人绳,又用那阉割的水牛油膏所制,取材苛刻,炼制不易,方才能够有此等效果。”
大勇点头,说辛苦。如此一番说完,兽大不再解释,而是认真地打量着那呈三角摆放的红烛,瞧那烛火随风跳跃,时而亮,时而闪,双眸也变得飘忽不定起来。良久之后,他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,转头看向了小木匠。小木匠摇了摇头。兽大笑了,对着看工地的人说道:“运气不佳,看来要熬着了。可有草蒲,借来坐会儿。”
那刘家仆人知晓这是过来平事的高人,又有大勇跟着,不敢怠慢,说去找椅子来,兽大却不要,非要草蒲,于是便找了一圈,终于借来了稻草编织的蒲团,给几人坐下。
兽大坐下之后,双目紧闭,没一会儿,却是睡了过去。
吴半仙瞧见他熟声渐起,有些惊讶,要不是知晓旁边这人的名声很深,差点儿以为对方是个骗子了。
他知晓这儿邪性,但终究还是按捺住心中的慌张,耐心坐着,却不曾想困意顿生,不多时,便打起了吨儿来。
吴半仙头一点一点,昏昏沉沉,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。
他睡得不沉,迷迷糊糊间醒了几回,发现无事,又睡了过去,突然间,却听到一声厉喝,猛然睁开了眼睛来,发现有两个身影正在地上扑腾翻滚着。
伴随而来的,是可怕的咆哮和怒吼声。
借助着烛火跳跃不定的光芒,吴半仙定睛一看,却是那大勇与兽大扭打在了一起,却见那大勇完全没有平日里精明懂事的模样,他双目赤红,眼珠子瞪得硕大,都快要凸显出眼眶来,眼白一大片,满脸狰狞,脸上的每一块肌肉都生硬无比,双肩不断抖动,喉咙里发出了野兽一般的沉闷声响。
而他的双手,则死死地掐着兽大的脖子,瞧他那声嘶力竭的劲儿,仿佛这个老头儿是自己的杀父仇人一样。
他这是要对兽大杀之而后快。
为什么?瞧见在地上翻腾的两人,吴半仙的脑子有点儿卡壳了,有点儿闹不明白大勇为什么要这样,而随后,突然有一人闯入两人之中,双手一伸,拿住了大勇的手腕处,一翻一转一拍,却是将大勇掐在兽大脖子上的手给弄开了去,也将快要被掐得断气的兽大给救了下来。
而随后,那人猛然一蹬脚,将大勇给蹦到了一丈之外去。
这人,却正是那面带稚气的小木匠。
这少年,却是个练家子。
吴半仙别的没有,见识多一些,瞧见刚才那电光火石之间的举动,知晓小木匠别的不知道,贴身短打的小擒拿手,应该还是练了有些年头,十分不错。
而这时,那大勇滚落在地之后,整个身子突然间像一块木头似的,腾地一下就弹了起来,朝着旁边的吴半仙扑来。
这个时候,吴半仙方才想到,这大勇,怕不是中邪了哟。
瞧见面前这浑身肌肉坚硬,双目怨毒的大勇,吴半仙吓得都快尿了一一他平日里给人算命、看风水,都是稳稳当当的行活儿,文夫子的事,哪里见过这阵仗,所以吓得腿软,眼看着就要被中了邪的大勇扑倒在地,那小木匠却突然出现在了大勇的跟前来。
他手中有一把短木剑,这木剑乃桃木,上面刻了许多古怪的浮雕木纹,剑尖浑圆,朝着大勇胸口戳去。
啪!这一戳,并没有太多效果,却档住了大勇,随后小木匠用那短木剑在大勇周身一阵戳动,却听到“啪、啪、啪”几声响动,仿佛敲大鼓一般,居然有回响,而这个时候,从地上爬起来的兽大猛然跃起,扔了旱烟锅儿,从怀里摸出了一张黑乎乎的布团来,往大勇脑袋上猛然一兜。
蹼嗤 … … 一阵青烟冒出,原本仿佛一头野兽一样的大勇顿时就顿住了,停在了原地。
吴半仙吓得魂飞魄散,连连后退,甚至想要逃走,这时兽大叫他:“别走了,人控制住了。”
他停住脚步,远远望了一眼,将信将疑地走近一些,瞧见大勇的头上盖着一块湿媲媲的破布,而脸上满是血红色的东西,心有余悸地问道:“这是什么? ” 兽大正在指挥小木匠用墨斗的线将人缠住,听到这话儿,回了一句:“黑狗血。”
说罢,他看了一眼满脸苍白的吴半仙,淡淡说道:“放心,他只是中邪而已,已经制住了;而且,那厌媒,吴半仙欣喜过望:“在何处? ” 他往前走来,而兽大则突然开口说道:下。”
也已经找到。”
“别动 … … 就在,你的脚下。“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