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耳(1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六耳(1)

2018-07-05更新

  当看到小月潭里面几个洗澡的姑娘,以及白花花的影子时,那时的我才八岁,但往后的十几年里,我一直都没有忘记过当时的情形。

  那里面有一个姑娘我认得,她叫做周晓月,村子里的人都叫她阿月。

  阿月是村子里,唯一一个不歧视我的人。

  当村子里的小孩对我又打又骂,朝着我吐口水,一脸嫌弃地看着我,叫我“鬼崽子”的时候,只有她看向我的目光,充满了温柔、同情和可怜,有的小孩子拿泥巴扔我,有的人拿石头,有一次将我的脑袋砸出了血,那帮人一哄而散之后,是她带着我去溪水里面洗伤口,还将身上的衣服扯下皮条来,给我包扎,一点儿也不嫌弃我的这鬼病。

  当时我理她是那么的近,近得我让我闻到了她身上那很好闻的香味。

  她还好几次偷偷给我好吃的。

  有包子、煮鸡蛋和韭菜鸡蛋馅的饺子。

  都很好吃。

  在后面的许多日子里,我只要是一想起她,鼻腔里仿佛都充满了那种十分好闻的气味。

  我曾经以为那是阿月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香。

  后来我才知道,那就是香皂的味道,而且还是很便宜、很普通的那种。

  只不过因为我家里穷,用不起香皂,所以我完全不知道。

  后来的时候,我去买了整整一箱子的香皂,放在房间里,却完全找回了当初的感觉。

  曾几何时,我对自己的父母,有着说不出来的憎恶。

  尽管他们对我千依百顺,力图将自己能够给的,全部都给我,但我对他们还是恨,我恨他们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来,明明知道自己这个鬼样子,却还是让我来还承受这一切,承受村子里那些人的歧视和谩骂。

  后来我们搬了家,离那村子远远的,就再也没有人来欺负我了。

  不过,我还是会跑回村子里去,不敢露面,就远远的,远远的看着月儿,不管我受了多大的痛苦和折磨,只要能够瞧见她一眼,我就感觉到心满意足了,就算再冷的天,也感觉到无比的温暖。

  最开始的时候,我还能够天天看到她,后来她去镇子里读了初中,我就只能在星期六、星期天看到了她了。

  后来,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她了,憋了很久,我忍不住找了一个跟月儿常常在一起玩的姐姐问,结果她告诉我,说月儿去南方打工去了,那个地方,叫做珠市,在一家什么电子厂,可赚钱了,总往家里寄钱来……

  她告诉了我,然后开始嘲笑我。

  她嘲笑我也不撒一泡尿照照自己的脸,当真是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”,人家月儿以后是要嫁大老板的,你这个满身癞痢的鬼崽子,想都不要想。

  其实,我父母很久之前就知道了我的想法,父亲抽着旱烟不说话,但母亲却一边叹气一边哭,让我认命。

  认命?

  我的命,真的就这么贱么?

  为什么?

  凭什么?

  我恨啊!

  后来的后来,不知道过了多少年,在我父母死去的那一夜,我经历了巨变,而那个时候的我,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鬼样子了。

  当我逃出来的第一时间里,我什么都没做,直接去了村子里,找到了月儿的父母,问起了月儿的住址。

  我想要去那个叫做珠市的地方,想要进那个电子厂去,跟月儿一起打工。

  我想要跟她一起打工赚钱,然后到时候娶了她。

  我已经跟以前完全不同了。

  我有能力了。

  我不再是鬼崽子了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