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 死或生,仗义每多屠狗辈(2)_平妖二十年在线阅读

第九十一章 死或生,仗义每多屠狗辈(2)

2018-06-30更新

  
  我的心灵,仿佛接触到了某种东西,而这种东西,在毛脸和尚跟我讲“道可道”的时候,曾经出现过。
  
  音乐,仿佛一座跨越空间的桥梁。
  
  而我,也触摸到了它。
  
  当唢呐声吹响了第二遍的时候,我陡然睁开了眼睛来。
  
  天地变色,风云翻滚。
  
  尸山血海之间,有一个人在冲锋跳跃,所过之处,无数的血雾浮空而起,化作了无数血粒,朝着它的身上集合而去,随着它身上的血雾越来越浓稠,此人的气息也越来越凶悍,它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,偶尔会有人站出来,与其相交,但都不是它的一招之敌。
  
  无数的血雾充斥天地,又融入到了它的身体里来。
  
  它的那股气息,已经直冲云霄,连接到了九天之上去,化作一个巨大的阴影,仿佛笼罩了我们头顶的整个上空……
  
  等等,我为何能够瞧见这个呢?
  
  我使劲儿地眨了眨眼睛,随后,我伸手,摸向了自己的头上去。
  
  那是一个光溜溜的脑袋,虽然没有头发,但我却摸了个扎扎实实。
  
  我的头盖骨,不是给噬心魔给掀开来了么?
  
  它什么时候回来的?
  
  我难道是做梦么?
  
  不。
  
  我猛然回头,朝着唢呐声传来的方向望去,却瞧见身后的三米之处,站着一个男人。
  
  那个男人头发凌乱,满脸络腮胡子,脸色惨白如纸,嘴唇毫无血色,显得虚弱无比,仿佛风一吹来就要倒下去一般的样子。
  
 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倒下。
  
  不但没有倒下,而且还抓着一根泛着铜绿的小嘴唢呐,正鼓足了腮帮子,奋力地吹着。
  
  他吹的这曲子我很熟悉,叫做《小刀会序曲》。
  
  正是我刚才听到的曲子。
  
  这个人,我也熟悉。
  
  我看向他的时候,他也正好看向了我。
  
  我开口喊道:“兄弟。”
  
  他看着我笑,然后吹响了第三遍的《小刀会序曲》来。
  
  他手中的唢呐很特别,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魔性,那音乐落到了我的耳中,让我浑身的血液都开始止不住地沸腾起来,双目越来越清明,铮亮发光,几乎陷入停顿的思维,也终于开始快速运转起来。
  
  我终于明白,自己活过来了。
  
  而我为什么能够活过来呢?
  
  这件事情并不难猜,在瞧见这个吹唢呐的男人那惨白的脸色,我就想到了。
  
  人中龙凤金蝉子。
  
  马一岙这血脉还真的不是吹,我先前脑盖骨都给掀开去了,居然还能够被他给救回来,这事儿简直是匪夷所思,但我却不得不选择接受。
  
  轰……
  
  就在这个时候,我感觉头顶上面一黯,紧接着,一只朱红色的巨鸟从天空摔落下来,重重地砸在了我身后的山丘之上。
  
  我回过头去,瞧见那只巨鸟落地之后,以肉眼可见的形势,变成了一个身穿红裙的姑娘。
  
  朱雀。

群聊信息

  •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,你来说两句吧

推荐链接